重披战袍

武克超又赶回了曼谷。在从北京动身之前,他就通知在金三角木戈山基地的突击队员都赶到曼谷的公司,等到他到达曼谷的时候,猎人突击队的队员们已经全部到齐。
除唐剑锋回国,猎人突击队加上武克超还有八名队员,现在他们全部站在了武克超的面前。队员们的脸上都带着沉重的神情,他们都猜测到了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一个在金三角纵横驰骋了十多年的传奇队伍将要解散,一个在东南亚响彻了十年的名称将要成为历史,‘猎人突击队’从这一天开始不复存在。
武克超望着这些与自己同生共死一起浴血奋战了十多年的兄弟们,他的心情比他们还沉重,这只自己亲手创建起来的特种突击队要解散了。从内心讲他舍不得任何一个人离开他,他真心盼望他们能与他一起去迎接新的挑战。但是他不能替他们作出选择,而且后面还要经历严格的淘汰,被淘汰的滋味更不好受。
“相信大家已经知道我把你们召集起来的原因了,从现在起我们这只猎人突击队就要成为历史,我将要回国参加我军第一只海外突击队。有愿意再次穿上军装的兄弟可以跟我一起回国,但是我需要说明,我们回去后首先要经过非常严格的培训,大部分人要被淘汰下来,而且培训内容是以智力为主,要掌握大量的知识,并不象我们以前在部队进行的体能训练。我打个比方,我们在后面一年的训练中所接受的信息量会超过一个博士生所学的东西,而且要比一个博士生更加广博和杂乱,如果你们有谁感觉自己不能接受这样的知识量,我希望你们继续留在我们的公司里,这里也非常需要你们。我们的公司里都有大家的股份,你们每个人都是公司的股董,无论是跟我走,还是留下来,这一点都不会改变。我不希望你们立即作出规定,给大家两天的时间考虑和准备,两天后决定要跟我走的,我们就起程回国,不想回去的继续留在公司里工作。”武克超说完后,就让大家回去考虑,他把明扬留下来,想单独跟他谈谈。
这些年武克超一直把明扬视为自己的亲兄弟,他对明扬最了解,虽然明扬聪明伶俐、勇敢忠诚,但是他没有上过学,让他跟着回国参加培训肯定要被淘汰,所以武克超决定把他留下来。
“明扬,我想让你留在你嫂子身边,如果我们都走了这里就只剩下你雅彤嫂子和小静嫂子她们了,这会让我很不放心。我已经跟你雅彤嫂子商量好了,让她给你找个女朋友,你也快三十的人了,也该成家立业了,只要你看好的姑娘,跟人家谈的来,就让你嫂子把你的婚事操办了。你看好不好?”
“我听大哥的,不过我想跟你去。”明扬的确舍不得离开武克超,他跟随武克超十多年了,结下了深厚感情,猛然离开明扬很难接受。
“这里有爸爸、妈妈还有你嫂子,我们都走了谁来保护他们?以后你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还有公司里那么大摊子,以后你要帮着你嫂子把所有事情做好,出了事我可不饶你。”
“好吧,那我就留在这里。”明扬知道大哥是为自己好,最后很不情愿的答应了。
第二天,冯树林找到了武克超,他不好意思地说:“大哥,我经过考虑觉得自己还是留下来,我不同于他们,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长,而我除了会开车没有其它专长,现在开车谁不会?再说如果回去参加培训我肯定会被淘汰,所以还不如现在不回去。”
“哈哈树林,实话说我正为这事犯愁,你说我们大家都走了公司那么多事情怎么办?我又不能命令让谁留下来,你可帮了大哥的忙了,我们在金三角那里还有几座矿山,宝石加工厂和木材公司,光靠海波也忙不过来,你们俩就把那边所有的业务都抓起来,曼谷这边由你雅彤嫂子和小静嫂子负责,这样我就放心了。”武克超高兴地拍着冯树林的肩膀说。
“大哥,你们就放心去吧,我保证把金三角那边的业务做好,也算是让你们替我报效祖国尽一份力量。”冯树林听了武克超的话也变得高兴起来,刚才的担心一下子消失了,原来还怕大家笑话自己不肯为国出力,武克超的几句话让他打消这些念头。
两天以后,付明涛、张子扬、马涛、方毅辉和李刚五个人都准备好了一切,他们要跟随武克超一起去接受新的考验。一行六人从曼谷的廊漫机场直飞北京。
顾严大校已经在北京机场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他带着六个人到了机场停车场,有辆军用依维柯车正等着他们。
这辆车是经过改装的,车厢与前边的驾驶室隔开了,座椅比一般车的要宽大,而且全部是真皮。车厢的前边悬挂着一台液晶电视。
顾严大校上车后坐在了最前边的座椅上,等大家都上车后,他按了一下前面的通话器,对司机说:“好了,可以开车了。”
汽车起动后,所有车窗上部的黑色避光窗帘都自动落了下来。遮住了车厢里所有人的视线,车顶部的两排聚光灯马上亮了起来,车厢变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武克超和队员们都不知道车驶向什么地方,从踏上祖国大地的这一刻起,他们就进入了保密状态。
汽车开动不久,顾严大校就把座椅转动了一下,让自己面对着大家,他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了队员们一遍,然后严肃地说:“你们以前都曾经是军人,军队的纪律我就不用再强调了,我现在宣布几件事,希望你们记住。第一,从现在起你们都恢复了军人的身份,你们的档案将直接调入总参,你们将直属总参特种作战部指挥。第二,从现在起将切断你们与外界的所有联系,下车后请把你们的所有通讯工具上交,你们的家人会接到一个信箱号码,他们只能通过这个信箱与你们联系,所有联系的内容都要经过审查后才能到达你们的手里。第三,在培训过程中你们每个人都是学员,没有任何职务,必须严格听从教官的命令。第四,在培训结束前你们每个人随时都可以提出退出,退出后马上恢复你们一般公民的身份。都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六个人大声回答,不过大家在心里都在嘀咕,什么样的培训搞的这么神秘?比坐监狱还严格,连通讯自由都没有。
顾严讲完后把座椅又转了回来,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汽车行驶了大约有三个多小时,武克超根据车速猜测他们离开北京至少有一百五十公里了,从感觉上汽车已经进入山里的公路。车箱的密封很严,车外的声音听不太清楚,只能听到车喇叭声,从越来越少的喇叭声判断出他们已经来到车辆稀疏的地方。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车速明显慢了下来,感觉转了几个弯,然后缓缓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顾严大校先下车后,武克超他们六个人依此从车里出来。他们果然是在一座山谷里的军营里,与其它军营不同的是这里静悄悄的,看不到士兵的影子。
顾大校转身对他们说:“这里是一座撤编部队留下的军营,只有几名士兵看守在这里,你们在这里待一个晚上,明天就离开,其他参加培训的人员已经到达了,就等你们了。”说着话有一个佩带中校军衔的军官跑了过来,向顾大校行了军礼。
顾大校还礼后对他说:“这是最后一批学员,你带他们到宿舍,马上让他们换军装,然后把他们的私人物品全部收起来,统一保管。”说完顾大校转身向前面的一栋办公楼走去。
中校对武克超他们说:“请随我来吧。”说完走在前面,领着他们向不远处的一栋三层楼房走去。
刚走到楼前,武克超就听到二楼的一个窗口有人喊自己,他抬头一看,原来是唐剑锋,他已经早来了。
武克超他们跟随着中校走到楼房门口,门口有两名士兵笔直地站在两边,目不转睛望着前方,好象没有看见他们。中校走到近处后两名士兵行了一个军礼。
这时候唐剑锋从楼梯上跑了下来,兴奋地对武克超说:“你们怎么才来?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们四五天了,只等你们来我们就去训练基地。”
中校对唐剑锋说:“你领他们到二楼宿舍,安排好铺位后马上下来领装备。”
“是,首长。”唐剑锋立正回答,然后帮他们几个人拿着行李,一起上了二楼的宿舍。

刚才唐剑锋的话已经让武克超感觉到有重要的事情,一个埋藏在心里的多年梦想,一下子又让唐剑锋唤醒了。“驻守海外的特种部队。”这句话在几年前他与唐剑锋就不止一次的提起过,他曾无数次的幻想把猎人突击队变成属于祖国的军队,成为我军驻守在国外的特种部队。
毛东宁武官见雅彤离开后,开玩笑地对武克超说:“克超,你这茅草屋里可够豪华的,都超过五星级酒店了。”
“哈哈我只是周末来这里休闲一下,这个度假村就是按五星级标准设计的。从外表看不出来,内部装修都很豪华。”武克超笑着解释说。
“你这茅庐与诸葛亮的茅庐可不一样啊,不过今天顾严大校也是亲顾茅庐来了,哈哈”毛东宁武官在说笑中转向了正题。
“克超,还记得我们以前在一起经常提起的那个话题吗?我们的梦想即将要实现了。”唐剑锋忍不住激动对武克超说。
“克超同志,总参首长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准备成立一只总参直属的驻守海外的特种部队,这只部队根据防卫范围的不同,分别驻扎在世界各地,其中准备在我国的南海驻扎一只分队,这只分队承担的任务是保护我们国家和侨民在东南亚的安全和利益。总参首长经过慎重考虑,从多方面对你进行了了解,认为你对东南亚这一带的情况非常熟悉,而且也有能力担当起这项重任,所以特命我来征询你的意见,你是否愿意重新穿上军装报效祖国?”顾严大校把来此的目的清楚地讲了出来。
听完顾严大校的话,武克超陷入沉思中,他的人生又一次面临重大抉择,现在的他已经不同于以前,他现在是有数亿资产的跨国公司董事长,他还有温柔体贴的妻子、聪明可爱的孩子,温馨的家庭,舒适的生活,成功的事业,现在要抛开这一切再去做一个军人,这个决定的确很难下。
客厅里几个人的目光都盯在武克超的脸上,大家都理解此时此刻武克超的内心,没有一个人说话,谁也不想打搅他的思考。
足足有十多分钟的时间,武克超的内心经过了激烈的斗争,最终还是他内在的潜意识起了决定作用,他知道自己无法抗拒那个梦想,那个已经深深烙在心灵深处的军人形象,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理想。
“我同意回国再次参军入伍报效祖国。”武克超坚定地说出了这句话,眼睛里透露出坚毅的目光。
唐剑锋知道武克超不会拒绝,他太了解武克超了,他是一个把军人视为生命的人,军人在任何时候都是他的第一选择。
“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并肩战斗了。”唐剑锋轻声地说。
“怎么你也要回部队?”武克超说出这句后忽然觉得自己很好笑,立刻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多此一问。”
“克超,还记得我在离开猎人突击队的头个晚上跟你谈起要给军委首长写一份报告吗?在那时我就有种感觉,我们还会在一起并肩战斗,我坚信祖国一定会把你们召唤回去。”
“克超同志,请你把这里的事情安排好后立即回国进京,特种作战部的首长还要亲自与你谈话。”顾严大校对武克超说。
“是,我会尽快安排好一切然后回国。”
“不过有件事情我必须提前讲清楚,鉴于我们这只部队的特殊性,对人员的要求非常高,所有人员都是先从全军选拔,然后进行一年的严格培训,并进行多轮淘汰,最后还要经过严格考核,合格的才能成为这只部队的成员。你们也一样,只有考核合格后才能进入海外突击队。”顾严大校严肃地看着武克超和唐剑锋说。
“明白,请首长放心,我相信我们一定能通过考核。”武克超充满信心地说。
武克超把几位客人送走后,久久不能抑制激动的心情,多年的梦想终于就要实现了,虽然还有一段艰难的路要走,但是已经看到了光明。武克超沉浸在兴奋之中没有察觉雅彤来到了客厅。
“客人都走了?”雅彤轻声问。
“哦,都走了。”武克超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急忙回答。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来客厅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国内来的客人跟你说的事情?”
这时武克超才察觉到这件事还没有跟雅彤商议,这么大的事情没打招呼自己就答应了,雅彤肯定要生气,因为这件事不仅是自己的问题,还牵扯到公司、家庭等很多事情。自己一旦离开,公司的所有事情肯定要全部交给雅彤。武克超突然感觉到不知如何对雅彤讲这件事,他哼哼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你怎么了?什么时候变的吞吞吐吐了?”雅彤奇怪地问。
“噢,没什么,我忽然想起来公司里还几件事情没有处理,我收拾一下回曼谷吧。”武克超答非所问地说。
雅彤虽然对武克超的表情感到有些奇怪,也没有过多地考虑什么,“好吧,你去把车开过来,我让保姆收拾一下东西马上就走。”雅彤对武克超总是百依百顺,从不用自己的意志去影响他。
武克超到吊脚木楼的后面把车开出来,等着雅彤和保姆带着两个孩子从小楼里出来,在这辆路虎车的后排座上专门安装着婴儿座位。把两个小家伙放进婴儿座里,扎好安全带,然后一家人返回了曼谷。
武克超开车把雅彤她们送到家里,随后就驾车去了公司。
到公司办公室后,武克超把付明涛找了过来,他想问问明涛对这件事的看法。
“明涛,你怎么看这件事?”
“唐剑锋来找你时就把事情告诉了我,我想打电话让你回来他没让,让我带着他们去芭堤雅找你,在路上的时候大家都在猜想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当时就讲你一定会答应回国。”
“为什么你知道我会答应?”武克超好奇地问。
“因为你心里有一个永远无法改变的信念,大哥,我还想告诉你,到北京后你向总参首长请求把我们猎人突击队都带去吧,我们必须跟着你,我们猎人突击队是一个不可分开的集体,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在一起战斗。”付明涛看着武克超用坚定的语气说。
“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但是这件事必须是大家自愿,我们不能强迫任何一个人,忽然抛弃安宁舒适的生活再去经历各种严峻考验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我不知道其他人如何想,我是要跟着大哥回部队。”付明涛坚决地说。
“我们都走了公司怎么办?”武克超担心地说。
“有大嫂和小静她们呢,大嫂是学工商管理的硕士生,论能力和学历,那个方面都比我们几个强。”
“我正犯愁怎么对雅彤讲这件事,她如果知道我答应回国参军非生气不可。”
听到武克超为这件事犯愁,付明涛忽然笑了起来,“大哥,你真的是当局者迷,大嫂绝非是你想的那么小心眼,她的心胸可以包容一切,你放心,大嫂会理解你。”
武克超回到家里,菲律宾女佣已经把饭菜端到餐桌上,一家人正在等着他吃饭。
晚饭后爸爸妈妈陪着天天和娇娇在花园做游戏,武克超硬着头皮对雅彤说:“雅彤,我我想对你说件事。”
看着武克超怪怪的神情,雅彤笑着说:“什么事啊这么难讲?说起话来还吞吞吐吐的。”
“如果我为祖国做点事你不会反对吧?”武克超使了一计,想来个迂回包抄。
“看你说的,为国家做事是正当的,也是应该的,我为什么要反对?”
“嘿嘿这样就好说了,那我就直说了吧,今天上午到芭堤雅找我的那位首长是从总参来的,我军要成立一只驻守海外的特种部队,首长的意思是让我回国参加这只部队。”武克超终于咬牙把憋在肚子里的话说了出来。
雅彤听武克超把话讲完,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武克超想象中的惊讶表情,她想了一下,用平静而柔和的目光望着着武克超,轻声问:“你同意?”
在雅彤的注视下武克超不敢撒谎,他点点了头,低声说:“我答应了。”
雅彤一句话没说起身出了客厅,武克超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把她气跑了,正在纳闷,雅彤陪着爸爸妈妈走了进来。
在爸爸妈妈坐下后,雅彤对武克超说:“你再把刚才的话对爸妈说一遍。”
爸爸和妈妈面面相觑不知道小两口发生了什么矛盾?妈妈急忙问:“出什么事了小超?”
“今天国内来人找我,是总参首长派来的,要把我召回部队。”武克超低着头轻声地说,他知道妈妈肯定会不同意,最让他担心的是妈妈会生气。
“你答应了?”妈妈着急地问。 武克超轻轻点点头,“嗯。”
妈妈见状一下子从从沙发上站起来,用手指着武克超生气地说:“你这孩子,是不是发神经了,你也不小了怎么做事也不思考一下,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们商量一下。你第一次当兵的时候我就不同意,你硬是报考了军校,最后落了个被迫转业,现在又要再去入伍,你现在是有家有业的人了,总不能抛弃这么大的家业不要了吧,我说什么也不同意你再去当兵。”
爸爸一旁听不惯妈妈的话,他对妈妈说:“你也是受党教育多年的老干部了,怎么能说出这的话,当兵有什么不对?报效祖国那里错了?如果没有那么多孩子们当兵,我们的国家能这么太平吗?远的不说,就说小超的猎人突击队,多受华侨的爱戴,如果没有他们就有许多侨民受到欺负,有他们在,这里的华侨华人,还有这里的中资企业就觉得踏实,就能挺直腰杆子说话。你说这些孩子们做的对还是不对?”
爸爸的一席话把妈妈讲的哑口无言,妈妈只好说:“他最起码也要跟我们商量一下吧。”
“商量什么?商量你能答应吗?小超已经是过了而立之年的人了还不能决定自己的事吗?”爸爸越说越来劲,雅彤急忙在旁边说:“爸,您说的对,当年要不是克超救我,我也要遭到坏人的欺负,就是因为他勇敢无畏我才爱上他。自从他们来到这里后,华人街上的侨商才能安安稳稳的做生意。我支持他回部队。”
武克超笑着向老爸伸出了大拇指,想不到老爸的几句话为自己解了围,爸爸不愧是老市委书记,不但觉悟高,说话还有说服力。
雅彤看到武克超高兴的样子,故作生气地说:“这次有爸给你撑腰就算过去了,以后有事情你再先斩后奏我可饶不了你。”
“好好,你尽管放心,下次决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哈哈”武克超高兴地说,心想只要雅彤同意了这件事,她说什么自己答应。武克超心现在已经飞到了北京。

芭堤雅,距离泰国首都曼谷154公里,位于印度半岛和马来半岛之间的暹罗湾处,以阳光、沙滩、海鲜名扬天下,被誉为“东方夏威夷”,是亚洲最负盛名的旅游区。
每个周末,武克超都会开车载着妻子和一对双胞胎的儿女来芭堤雅度假,从曼谷开车过来只要两个小时就可到达,非常快捷方便。
在芭堤雅南边十公里处的海滨,有一处幽静而美丽的度假村,度假村就建在海滩的椰林里,高大的椰子树下点缀着许多茅草屋,远远望去充满无限的自然风味。跟泰国典型的吊脚竹木楼一样,茅草屋也是用木桩支撑在沙滩上。草屋的前边是用柚木板搭建的阳台,阳台的一侧有小木梯通到雪白柔软的海滩上。从外边看原始古朴的草屋,里面装修的精制典雅,走进屋内是全套的现代化电器和摆设,豪华程度丝毫不压于五星酒店。
武克超就在这座海滨的度假村里长期包租着一座茅草盖顶的连体柚木吊脚楼。
海滩阳光明媚,蓝天碧水,椰林茅亭,一派热带风光,令人心旷神怡。武克超坐在椰树下的藤木躺椅上,正在翻开一本最新的军事杂志,听到不远处两个孩子的喧闹声,抬头望着妻子欧阳雅彤和保姆陪着两个孩子在海滩上嘻戏,武克超的脸上不觉流露出欣慰的笑容。
三年前,欧阳雅彤生了这对龙凤双胞胎,武克超兴奋的几个晚上没睡觉,最后给他们起名叫天之和娇子。儿子就武天之,女儿随母姓叫欧阳娇子,合起来是天之娇子。这对可爱的宝贝,人见人爱。儿子聪明伶俐,调皮好动;女儿文静,象个小天使。武克超总喜欢对雅彤说:“儿子随我,象个玩枪的料,女儿跟你一样,这么小就喜欢看图书,以后读个博士没问题。”
“我不会让儿子长大了跟你一样就知道冲杀,我要把他们都培养成商业精英,接手我们的企业。现在是天下太平了,不要整天就想着你的猎人突击队。”雅彤总是竭力反对武克超的想法。
武克超正沉浸在幸福的遐想中,突然听到一声车笛响,他侧脸望了一下,只见一辆黑色加长红旗防弹车沿着椰林间的石子小路开了过来,车头两边还有两面小五星红旗迎风摆动。能在这里看到红旗车让武克超感觉很惊奇,这种最新式的高级红旗轿车就是在国内也非常罕见,更不用说在异国他乡了。
红旗车停在了武克超的连体式吊脚草楼前,武克超心想一定是来找自己的,这种高级红旗防弹车在泰国只有中国的大使馆内有,私人有钱也买不到。他急忙起身向红旗车走过去。
红旗轿车的右侧前门打开,付明涛从车里出来,他面带神秘地笑着对走过来的武克超说:“大哥,你猜是谁来了?”
武克超心想付明涛怎么坐使馆的车来了?既然是使馆的车那么来的人肯定是从国内过来的,而且一定是很高的级别,他疑惑地问:“是国内的朋友?”
这时,红旗车左侧的后门打开了,一名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礼服的军官从车里出来,只见他配戴着大校军衔,武克超认识这位军官,是使馆的国防武官毛东宁大校。因为使馆在国庆、春节等重要节日都要举行茶话会,邀请当地的华侨和知名人士参加,武克超每次都被邀请参加,所以与毛东宁大校很熟悉。
“首长好,您怎么亲自来这里了?”武克超总改变不了部队留下的习惯,每次见到毛大校总是称首长。
“哈哈克超,你看我带那位老朋友来了。”毛东宁大校说着话,又有一个人跟在他身后从车里出来,武克超怎么也想不到出来的人竟然是唐剑锋。
“剑锋,怎么会是你?你来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武克超兴奋的大叫一声,急忙上前与唐剑锋紧紧拥抱在一起。
武克超一边与唐剑锋亲热,一边责怪付明涛,“你怎么也不来个电话,我两个小时就能赶回去,怎么能让客人跑到这里来。”
从唐剑锋押解黄天程回国后俩人就再也没有见面,唐剑锋拍着武克超的后背说:“不怪明涛,是我不让他打电话的,为得就是给你个惊喜。”说到这里,唐剑锋故作神秘说:“克超,你先不要激动,车里还有一位首长,是专门来会见你的。”
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付明涛拉开了红旗车右侧的后门,一位身穿深色西装的中年人从车里出来,武克超见此人很面生,以前没有见过。
唐剑锋拉着武克超的手,从车后面绕过来,向武克超介绍说:“这位是总参特种作战部部长助理,顾严大校,我军要成立一只总参直属的驻守海外的特种部队,顾严大校就是专门负责此事的。”
“首长好,”武克超急忙上前两步,热情地伸出双手。
顾严大校握住武克超的双手,高兴地说:“克超同志,很高兴见到你,很早就听说你和你的猎人突击队了,从你们的猎人突击队成立之时,首长们就很关注你们,对突击队为祖国所做的一切都很了解。我这次是奉总部首长的命令专程来探望你的。”
“谢谢首长们的关怀,我们做的还很不够。”武克超激动地说,特别是顾严大校的一句“同志”,让武克超感觉分外亲切,已经十多年没有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了。
“克超,你总不能让首长们站在这里说话吧?”唐剑锋在一旁插了一句。
“对对,只顾高兴了,快到我的茅草屋里坐。”武克超急忙把几位客人向吊脚楼里让。
雅彤也看到有客人来,与保姆一人领着一个孩子走了过来,武克超兴奋地对唐剑锋说:“剑锋,你还没见过我的两个孩子吧。”
“天天,娇娇,快来见过叔叔和伯伯们。”武克超高兴对两个小家伙说。
两个聪明的小家伙立刻叔叔、伯伯的叫个不停,嘴甜的好象抹了蜜一样,把两位首长和唐剑锋乐的哈哈大笑起来。
武克超把顾严大校向雅彤作了介绍,毛东宁武官与雅彤认识,在使馆举办的茶话会上见过几次。唐剑锋在上次来抓黄天程的时候也见过雅彤。大家一边说笑着一边踏上楼梯,来到了吊脚楼内的客厅里。
武克超的这栋吊脚楼是连体式的,是由两栋小楼连接在一起,一边是客厅、餐厅和厨房,卧室、浴室和卫生间在另外一栋小楼里。
进到客厅后,保姆哄着两个孩子到里面去玩,雅彤忙着给客人泡茶。
武克超见雅彤把水杯都端到客人面前后,轻声对她说:“雅彤,首长们来一定有重要的事情,你到里面去陪孩子们玩。”
“嗯。”雅彤轻轻答应一声,然后对大家说:“请首长们在这里坐坐,我到里面去,有事就招呼我一声。”说完转身去了另一栋小楼里。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