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陆夹击,自然刀意

纪空手出得洞来,整个人精神焕发,眉目之间凭添一股傲视天下的王者霸气,便是狼兄见他,亦生畏惧之心,直到他呼唤数声之后,才敢近前相偎相亲。
“狼兄,这一次我们可真要别过了。”纪空手的神情中自然流露出一丝莫名的惆怅,虽然一人一狼相处的时日无多,但彼此间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狼兄摇头摆尾,大是不舍,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寸步不离。
“我绝非无情,只是此次远行,路途遥远,一路凶险无常,生死难料,我自己尚且难保其身,又怎能照顾得了你?”纪空手蹲下身子,搂紧狼头,动情地道。
狼兄强力挣脱开去,“呜”地一声,窜上一方高处,对着天上斜照的红日狂嗥三声,毛发尽皆竖立,极有威势,尽显强者风范。它似是不满纪空手如此小视于它,所以干脆来了一个极酷的造型,向纪空手表明自己绝非弱者,根本不用别人照顾。
纪空手微微一笑,却仍是摇头,心中暗道:“狼兄啊狼兄,你虽然可以横行自然界中,却又怎知人心险恶?猛虎固然可怕,但比及人心,只怕微不足道,我这是全为你好啊!”
狼兄瞪眼俯瞰,见纪空手依然不允自己跟随,猛吼一声,整个身子如飞箭般标出,向纪空手窜来,它的身形流畅至极,充满力感与力度,尽显剽悍与刚烈之美。爪锋凛凛,更增杀势,向纪空手当头扑来。
纪空手知它是想与自己较量,从而证明其实力。微微一笑,表示认同,但是他没有想到狼兄的动作会如此迅猛,一不留意,竟然被它的狼爪搭上了肩头。
他心中微诧,这才知道狼兄能够存世至今,必有其独特的生存之道。他意念一动,卸劲于肩,发力弹开狼爪,同时脚步一错,整个人滑出三丈。
他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料想狼兄难以跟进,孰料狼兄身子震上半天,犹能改变方向,扭腰扑至。
“好妙的身法!”纪空手情不自禁地喝了声彩,似乎大开眼界,同时手掌竖起,漫向虚空,劈向了狼兄的头部。他恐误伤狼兄,下手只用了三分真力。
狼兄受到纪空手的鼓励,更添精神,眼见掌及头部不过数尺时,突然身子下坠,落地曲足,从地面攻向了纪空手的下盘。
“狼兄留情,那里可是我的命根所在。”纪空手见得狼兄应变极快,心中大喜,脚步腾挪间不由得开起玩笑来。
他有心相试狼兄的搏击之术,一人一狼,便在绝谷之中试斗起来。他初时尚无认真之心,认为狼兄虽有别于其它猛兽,但总是无知无识的畜生,不足为惧,但是斗了大半个时辰之后,他却发现狼兄不仅具有猎豹般的速度,狐狸般的心智,而且它的剽悍与耐力亦是少见,完全可以与人类一般高手相比肩。
而更让他感到惊奇的是他自身的变化,人狼相斗中,他不仅感到自己的体能远胜当初,而且在应变能力上也较之先前大有长进。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出洞之后的第一战,便让自己豁然开窍一般,对事物的发展与动作的延续上有着极为准确的预判能力,仿佛狼兄的每一个动作,都在他的意识掌握之中。
他心中充满了说不尽的喜悦,大声道:“狼兄,你果然厉害,我们罢手吧。”他话音一落,狼兄倏地停止了攻击,气喘不断地伏在他的脚旁。
“好,你既有心出山,那么我便带你出去,游逛一下,如碰到敌人,以你我的组合,定能将他杀个片甲不留。”纪空手蓦生豪气,哈哈笑道,言语中自有一股说不出的豪迈。
当下一人一狼出了绝谷,沿着森林随山势而行,直奔上庸。行得数日,山势渐渐平缓,来到了前往上庸城的必经之路——忘情湖。
这忘情湖占地万亩之阔,草木繁茂,鸟兽成群,风拂碧水,林木争艳,偶有渔舟数点,宛如一幅山水墨画。游人置身其中,的确流连忘返,留情于山水之间。
纪空手人在高处,俯瞰全景,虽然陶醉于湖光山色中,但他的心灵却突然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应,令他莫名心悸。
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在湖滨的那片森林里,有一股强大的杀气与力量渗透于空气中,这股力量至强至大,显示着对方拥有不可小视的实力。
“以项文、项武、步云三人的实力,还不足以形成这么强大的威胁,这只能说明在首次刺杀无果的情况下,敌人已有强援到了。”纪空手微微一笑,蓦然发现自己所在的对面山峰处升起一缕玄黑滚滚的狼烟。
“敌人已经算计到了此处乃是通往上庸的必经之路,所以设下重兵埋伏。看他们井井有条、调度有方的样子,必是欲在此将我一战即灭。项羽啊项羽,你也太霸道了吧?”他因自己深爱的女人而遭来嫉妒,面临杀身之祸,可是在他的心中,却无怨无悔,即使再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他也会毅然决定为自己心中的至爱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呜……”狼兄也在这一刻嚎叫起来,狼类特有的敏锐使它意识到了危机的存在,所以出声示警。
纪空手轻抚着它的头道:“狼兄,你怕不怕?” 狼兄以一声有力悠长的狼嗥回应。
纪空手只觉心神一振,一股勃发的战意猛然飙升,充斥于全身每一道经络,整个人变得无畏无惧,长啸一声道:“好,我们走!”
他大步向前,一步一步向森林的区域迈进,丝毫没有犹豫。
一曲故楚小调随着一阵清风遥遥传来,声音温婉,和着西下的夕阳,构成了一幅渔舟晚归的和谐图画。但是纪空手充耳不闻,在他的身上,惟有一股浓烈的肃杀之气随着他那铿锵有力的步伐透发出来,具有一种大无畏的精神力。
他知道自己只要一踏入这片古树林中,就将会有生死大战等待着自己。他原可以绕道而走,无非是多费几日行程,但当他看到那浓浓的狼烟如魔鬼般升腾于空时,他便决定不再躲避,无论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他也要勇于面对。
他的心里全无半点惊惧,亦无丝毫紧张,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赶赴山寨举行的野火会,轻松惬意,根本就不像是步入代表死亡的境地。
这是一种自信的心态,有了自信,这种心境便自然而然生成,而非是人为的行为。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对孪生兄弟各持快刀,挡在了自己的前路上。
这一对孪生兄弟长得实在太像,无论是相貌、体型,还是衣束、气质,都浑如一人,他们惟一的不同,便是手中的兵器。同是一把刀,却是一公一母,正是杀人无数的“阴阳分界刀”。
刀锋一出,阴阳分界,如此充满霸杀之气的刀,当然是项氏兄弟才能拥有。
“项文、项武!”纪空手的心里跳出了两个人的名字,只有将这两个人的名字套在这两个人的身上,你才会发现这名字是取得如此可笑,因为他们所学绝非文武之道,而是搏杀之道,这一点可以从他们冷冷的目光中看出。
杀气横溢,如雾般笼罩着这片密林,一种似有若无的压力存在于他们对峙的空间,沉重得让人几乎窒息。
“你们的耐心实在不错,等了这么多天,终于还是让你们等到了我。”纪空手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这气流中的压力,淡淡一笑道。
项文、项武的眼中同时流出一种诧异之色,似乎想不到纪空手遭心脉之伤的折磨,气色不减反增,愈发显得神采照人。不过这诧异只是一闪即逝,取而代之的依然是那冷冷的杀意。
“无论你怎么逃亡,最终都不可能改变你必死的命运。”项文道。
“因为我们少主发下的霸王帖,至今还没有人能够受帖不死的记录。”项武接上一句,两人说起话来也如同一人,话与话之间衔接之妙,显得配合默契。
纪空手微微一笑,觉得这对兄弟的说话很有趣:“我没有接到这帖子,可是你们却要杀我!”
“所谓的霸王帖,是我们项府的一句行话,少主的一句话,其实就是帖子。”项文一怔,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番。
“所以他要你死,我们就绝对不会让你再活下去。”项武也觉得自己应该补充一下。
纪空手轻哼一声道:“如果我不死呢?”
这句话显然出乎项氏兄弟的意料之外,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这种现象出现,所以微微一怔,想了一想才道:“那就我们死,不过迄今为止,我们似乎还没有失手的记录。”
“那就请!”纪空手冷冷地道。 “为什么?”项氏兄弟异口同声地道。
“请动手!”纪空手话一说完,手已按住了腰间的飞刀。
拔刀是一个过程,一个直接给对手施压的过程,所以纪空手按刀的手快,拔刀的时候却是一寸一寸地向外移动。随着刀锋一寸一寸地暴露空中,那凛凛的寒意随着耀眼的刀光悍然标出。
整个空间为之一窒,风静云止,冷寂一片,除了呼吸声外,就惟有那暗涌空中的杀气。
项文与项武对视一眼,这才真正感到了对手的强大,不由在心中暗暗骂着步云。因为在步云的描述中,纪空手虽然杀了狄仁,但是受心脉之伤的拖累,已是难以对人构成威胁。正是因为他们相信了步云的话,所以才在长老凌丁的面前一力请战,争邀头功。
但是他们虽然惊诧,却绝不畏惧,因为他们算定纪空手必死无疑。这倒不是说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极有信心,而是他们相信凌丁。
凌丁是流云斋三大长老之一,名列斋主之下,却在万人之上,纵是项羽本人亦不敢怠慢于他。项羽考虑到纪空手曾与玄铁龟有染,怕有变数发生,所以请他亲来压阵。他此时人在林中,随时都可能出现,这给了项氏兄弟莫大的鼓舞。
项氏兄弟同时拔刀,速度极快,横亘于空中,犹如两道山梁,他们的动作一致,只是刀锋一正一反,优势互补,形同一人。
双刀一出,纪空手方知这二人说话虽然有趣,但他们手中的刀却无趣得很。他的脸色不由凝重起来,缓缓地将七寸飞刀斜竖空中。
风没起,却有暗流涌动……
“锵……”地一声,项氏兄弟双刀互碰,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纪空手心神一惊之下,蓦见两缕雪白的光影向他袭来。
他感到自己有些轻敌了,事实上项氏兄弟表面上有些像是头脑短路之人,其实心智却是一等一的聪明,他们利用自己的说话和一些举止来使对手产生错觉,造成轻敌思想,两人便可趁机偷袭,达到事半功倍之效。
纪空手心惊之下,身子倒翻而出,但是他似乎忽略了双刀并进的速度。
“哧……”双刀紧擦纪空手的脚跟而过,一占先机,即成咄咄逼人之势,攻势如潮水般一浪紧接一浪。
纪空手根本就无法看清对方的刀路,手中的七寸飞刀也是宜攻不宜守,“蹬蹬……”一连退了数步,气机一动,顿时脚踏见空步,窜游于双刀杀势的缝隙之间。
他的步法快速灵活,旋步移身,连换十来个方位,但项氏兄弟的双刀似有灵性一般,紧追不舍,始终不让纪空手逃出刀势范围。
“呼……”一时之间刀风大作,带动林中枝叶,呼呼作响。那一阴一阳的刀身犹如催命无常,刀路诡异,交错穿插,不仅速度奇快,而且角度更是刁钻之极。
纪空手避闪之间,静心凝神,开始透发真气出来,一点一点地强加在对方刀身之上。以他的眼力,若是单刀杀来,任它速度奇快,也很难逃过他的掌握,但项氏兄弟的刀法讲究互补,而且刀锋一出,连绵不绝,这让纪空手根本摸不清刀势来路。他惟一的办法,就只有以强大的真气控制双刀运行的一瞬间,从而加以利用。
但是项氏兄弟都非弱手,手中感觉略显呆滞时,便明白了纪空手的用意,当下两人错步相交,改并肩齐进为前后夹击,下手不仅狠辣,出手更是猛烈,逼得纪空手几次犯险,都凭一时的急智躲过。
纪空手惊怒之极,自出洞殿以来,他自以为凭自己的这番奇遇定能扬名天下,甚至拥有了与项羽叫板的实力,但是此刻真正实战起来,单是项羽的两员家将已是让他穷于应付,这不得不让他的自信心受到极大的打击。不过小小的挫折绝不能覆灭他心中不灭的战意,反而激起了他对生命的激情,从而正视每一个对手。
“呀……”纪空手瞅准对方一个破绽,一声暴喝,劲力在掌心中蓦然爆发。
刀漫虚空,带出一声清越的龙吟之声,也带出了疯涨不息的战意。
飞刀虽然只有七寸,却如七丈大刀,横破空中,刀锋在虚空中幻出一道亮丽而奇诡的弧迹,毫不犹豫地点在了最先迫近的阴刀之上。
“叮……”飞刀击在阴刀的中心点上,以一种非常巧妙的力道一吸一引,略带回旋之力,将阴刀引向了随之而来的阳刀上。
“当……”双刀迸击,发出一阵闷响,项氏兄弟同时发现手中的力道与刀锋的方向不对,无奈刀速太快,根本来不及避让。幸得两人收力及时,所以双刀一触即让,没有互伤到对方。
“兄弟有仇,也用不着兵刃相向吧?”纪空手嘴上调侃,手上动作却丝毫不让,飞刀在手,振出无数道刀芒,刺向了身形微晃的项氏兄弟。
他改守为攻,占尽先机,出手毫不留情。飞刀虽短,但刀势却无比霸烈,刀锋所向之处,数尺内足可伤人,杀气如飞溢的瀑布,冲泻而下,大有势不可挡之势。
虽然双方的变化只在一瞬,但场面上却大不相同。纪空手抓住时机,拥有十足自信,向项氏兄弟展开了如水银泻地般的攻击,项文、项武纵是心有灵犀,配合默契,但依然惟有在这种强攻之下节节败退。
五尺、一丈、两丈……随着纪空手的步步紧逼,项氏兄弟苦苦支撑,向森林深处退去。纪空手愈战愈勇,心动意动,渐渐发挥出了这些日子来他在洞殿内领悟到的武道玄理,同时灵台一片清明,捕捉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经历了刚才轻敌带来的被动之后,纪空手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在高手对决中,你永远不要小视对手,而是要以尊重的态度相对。只有这样,你才能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生命。
所以他在占尽了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依然不敢放松自己,让自己的身体始终处于一种高度灵敏与快速反应的状态之中。也正因为如此,他在每一次攻击的同时,心中都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似乎预感到了潜在的危险。
“呜……”狼兄突然狂嗥起来,它伏在纪空手身后的那一片草丛中,在没有得到纪空手的指令前,它是不敢妄动的,但它在这个时候突然嗥叫,是否意识到了一种危机的存在?“轰……”就在纪空手追赶项氏兄弟欲自一棵大树旁经过时,那棵大树的厚重树皮突然迸裂开来,碎裂成无数木片,似箭雨般爆射开来。
如雨般的木片劲气逼人,更有一道惊人的杀气随之而来。
“水狼步云!”纪空手心里虽然早有防备,但是步云的这一招依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呼……呼……”与此同时,项氏兄弟反身挥刀,趁机展开了绝地反攻,令纪空手顿时陷入了绝境之中。
在这一瞬间,纪空手的心豁然变得宁静,静得不起一丝微波。
风,轻轻地吹,吹过林梢,吹过枝蔓,吹走了夕阳下的余辉,却吹不去这一片肃杀。
但在纪空手的心中,却感觉不到这肃杀之气,感觉不到阴阳分界刀的存在,甚至于步云那把藏在无数木片中的剑,他也浑如未觉。此刻他所感觉到的,惟有这风。
风是宁静的,它的存在,意味着空气没有停留在静止的状态。而只要有空气的流动,就会有风,风,正是天地之间共有的呼吸。
“惟心存天地,天地方能尽收一心。”此时的纪空手,跳跃的思维中闪现出这一行字来,仿佛他又回到了洞殿之中。
他的心静如止水,不起半丝波澜,真气随意而动,随着三万六千毛孔透射出去,捕捉着每一寸空间的异动。
这刹那之间,这段空间仿佛变成了三维世界,无论时间、速度、力量,都全然失效,不管是疾射的木片,还是飞射的剑锋;不管是项文的阴刀,还是项武的阳刀,在纪空手的眼中,它们都成了一个个悬凝不动的静物。
飞刀漫空,虽只七寸,却似飞奔的烈马,发出了一连串快逾闪电的动作。
“呼……”飞刀旋动,拨开了如雨般的木片,正好点在步云刺来的剑锋上,然后借着一荡之力,疾刺项文、项武握刀的手腕,虽有先后之分,却如同至,就似三把飞刀齐出一般。
“呀……”三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呼,然后刀剑砰然落地,脸上均露出一种迷茫的表情,似乎根本不相信刚才的一切竟然是人力所为。
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难怪他们目瞪口呆,其实就连纪空手自己,也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切竟然是自己所为。
他这惊人的一刀,的确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在瞬息间爆发出了他体内的全部潜能。正因为他这一刀太快,所以相对来说项氏兄弟的刀简直就如蜗牛爬行;正因为他这一刀力量巨大,才显得步云的那一剑软弱无力。其实这一刀,已经让纪空手在这一瞬间看到了武道的巅峰。
项氏兄弟只有逃,步云也惟有逃,面对这一刀,他们都失去了再战的勇气。
当他们逃出数丈之后,这才听到“哗……”地一声,枝叶如雨般纷纷坠落,纪空手的这一刀刀气霸烈,竟将刀势数丈范围内的枝叶尽折。
纪空手缓缓地看着这一切,丝毫不动,然后缓缓地闭上眼睛,似乎想追寻这一刀迸发出来时的刹那心境。
他没有寻到,一无所获,他知道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刹那,却也并不惋惜。
这只因为——他曾经拥有这惊世的刹那!良久之后,他才轻叹一声,一人一狼重新上路。他的步伐依然铿锵有力,一步一步向前直进,因为他知道,决战只是开始,真正的战斗还在前方。
行不多远,他来到了三棵古树相互环抱的地方。这种景观的确少见,三树同抱而生,任何人都会停下脚步来看上一眼。

小鱼儿高手论坛2019,狄仁不动,并非表示他就坐以待毙,他之所以不动,其实也是一种等待。
他在等待水狼步云的出手,事实上纪空手的直觉错了,另一道杀气并非在他的背后,而是存在于他脚下的水底。只是纪空手绝对想不到有人竟然会像鱼儿一般在水里呼吸、生活,甚至长时间可以不浮出水面换气。
别人不能,但步云一定能。据说他还可以沉在水底睡上一觉,然后才在别人下河洗澡的时候在其背上捅上一刀。他不仅水性极好,而且忍耐力与对任何事物的敏锐都如饿狼一般,所以他才会成为水狼。
狄仁相信步云,步云如果没有出手,那就说明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机。到了步云出手的时候,那绝对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所以他只有等,眼睁睁地看着纪空手步步紧逼……
纪空手每动一步,眼芒掠空,都在紧盯着狄仁脸上的表情,他不明白狄仁何以会箭在弦上,却不发难。但他却明白,狄仁之所以如此做,当然有这样做的原因。
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狄仁的眼睛里有如此复杂的表情?忍耐、兴奋、激动,甚至还有一份期待。
是的,是一份期待,这种期待的眼神令纪空手蓦然警觉,心兆纷呈间,他感到了一种莫大的威胁正向自己逼近。
“噗……”一圈小小的水泡突然翻滚于水面,声音虽细虽微,却引起了纪空手的注意。
他几乎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蹑足提气,向空中窜去,同时右手一扬,手中的飞刀如电芒般疾射向狄仁。
他必须先发制人,抢在狄仁之前出手,只有这样,他才能赢得一点时间,让他看清自己的脚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哗……”水流突旋,溅出一团晶莹的水花,卷向舟首,就在水花最盛处,突然暴射出串串水箭,恰恰从纪空手的脚下擦过。
这一着险之又险,若非纪空手反应奇快,的确能让步云得手。但这却不是步云惟一的杀招,水浪冲开处,一条人影标射而来,剑锋凛凛,在虚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迹。
纪空手心中大骇,飞刀在手,却没有时间发出,因为步云的剑实在突然,实在太快,就仿佛从水中射向空中,根本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
面对如此惊人的一击,纪空手冷静异常,知道自己此刻的每个选择,都关系到了自己的生死。
他幸好手中还有刀,一把锋长七寸的飞刀,飞刀并非总是在空中飞行,只要运用得当,它在手上也是一种厉害的兵器。
他大喝一声,劲力蓦然在掌心中爆发,带动刀刃向剑锋迎去。
“当……”步云的剑身一震,他的手腕一阵发麻,只觉得从剑身传来一道巨力,如电流般窜向自己的体内,与此同时,他听到了狄仁的无常七箭脱弦疾飞的慑人之响。
无常七箭,此时却只有六箭在空中标射,这六道慑人的箭气,几乎封锁了纪空手在空中的每一个角度。
纪空手与步云刀剑相交的刹那,身形一晃,感觉到气血翻涌,十分难受,他强提一口真气,又往空中升去,人到至高处转为下落之势时,他看到了漫射虚空的六道箭芒。
这一连串的惊变简直让人目不暇接,如行云流水般的攻击在两大高手的配合下是如此地完美,如此地让人心悸,若非纪空手的直觉敏锐,只怕此刻已是孤野亡魂了。
不过纪空手并没有脱离险境,单是这六道劲箭已让他穷于应付,何况水下还有水狼步云的那一柄夺命之剑?无论从哪种角度来看,纪空手这一次似乎真的是无计可施了。
事实上,纪空手之所以能够迅速步入高手的行列,是因为他能够用脑子来想问题,同样是一件事情,别人看到的是表面,他却能透过表面去深究实质的东西。
当狄仁六箭上弦之时,纪空手便断定其中必有破绽。因为狄仁既称它是无常七箭,必定是七箭齐发,才有追魂索命的威力,如果突然少了一箭,那么这一箭在空中的破绽自然而然就会出现。这就像一个惯使鬼头大刀的人,有一天突然让他去舞动一把阔板厚背刀,虽然同是大刀,但是他却有一种极不顺手的感觉,连平时练得极熟的刀法也会出现破绽一般。
这与狄仁的轻敌不无关系,他听说自己要对付的只是一个心脉受损的年轻人,自然会觉得只用六箭已经足够致人死命。等到他发现纪空手并非是他想象中的容易对付时,那第一箭早已被他射出去吓人了,哪里还能收回?不过这六箭齐发,仍是十分惊人,分呈各种角度出击,的确让人防不胜防。
纪空手却没有慌乱,在箭出的同时,他已经看到了欠缺的那一箭在这个箭阵中所留下的一点微不可察的破绽,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在他的眼中,无疑是一线生机。
他的脚尖突然互点,在毫无借力之处的空中,他的身形借着这一点之力,折着一道呈弧形的路线,堪堪从六支箭矢中擦身而过,同时脚踩竹绳,顺势一弹,人已稳稳地落在了巨岩之上。
“你的这串闪躲的确漂亮,可惜的是,它虽然漂亮,却不能让你的生命继续延续!”狄仁一惊之下,恢复镇定,他虽然手中无箭,却还有弓,坚硬无比的鹿筋弓。弓在狄仁手中,等同于一个剑客的手中有剑一般,同样具有惊人的杀伤力。
纪空手微微一笑道:“我不能阻止你说大话,却可以证明你说的一切都是大话。来吧,让事实说话!”
他一扬手,飞刀立于虚空,一阵清风吹来,衣袂飘起,他整个人的身影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逸与洒脱。
“难道他并没有受伤?”狄仁在这一刻间竟然心中起疑,他本不该对他尊崇的项少主有任何怀疑之心的,但是看到纪空手神采奕奕的模样,不由得让他产生一种不应有的错觉。
“不会的,绝不会是这样!”狄仁在心中冲着自己喊道,暗暗给自己鼓劲。他的战意在陡然间提升起来,鹿筋弓无锋无芒,却绽射出惊人的杀气。
他一步踏出,杀气顿时涌动,鹿筋弓微微振出,突然幻变千百道弓影,向纪空手的立身之处层叠袭去。
纪空手微一错步,脚下踏出“见空步”的步法,刀未出手,已经用鬼魅般的身法化去了狄仁这凌厉的一击。
狄仁心中虽惊,却将弓影幻闪出一团光幕,以更快更刁钻的速度与角度攻向纪空手,瞬息之间出手了三十六招。
三十六招的出手,浑似一招攻击,招招之间衔接得天衣无缝,犹如浪潮般前赴后继。纪空手只有旋步疾退,身子随着步法变换了三十六个方位,总是在弓到的刹那间,提前一步移动。
他虽然在守,却似占到了先机,攻者的一方始终处于被动。但他并没有胜券在握的感觉,他必须记住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水狼步云。
水狼步云真的就像一匹捕食猎物的饿狼,无声无息,伺机而动,总是在该出手的时候出手,而且毫无征兆。纪空手明知他的存在,却根本不知其确切位置,这让他伤透脑筋。
“呀……”纪空手不敢等待下去,一声暴喝,他终于在守势中攻出了他的七寸飞刀。
刀出,带着一道凄厉的呼啸,响彻了整个虚空,同时牵引出澎湃如潮的劲力。
大智若愚般的一刀,也是返璞归真的一刀,看上去平平无奇,却燃烧着无穷的战意,映红了刀身划过虚空的轨迹,迎向了那弓影的中心。
这看似平常的一刀,却封锁了弓影进击的每一个角度,逼得鹿筋弓必须与刀锋相对。这一刀的确霸烈,但是纪空手也许忘了,他每一次妄动真气,都有可能使他断而未断的心脉彻底无救。
狄仁没有忘,所以在心中暗喜,不退反进,反而催动全身的劲力,企图悍然一拼。
“叮……”纪空手当然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伤势,飞刀准确无比地落在了鹿筋弓上,突然一滑,削向了狄仁持弓的手腕。
狄仁没有料到纪空手会有如此一变,再想收力,已是不及,他惟有撤招闪避,猛提一口真气,硬生生地横移三尺,方才躲过了纪空手这七寸飞刀的绝妙攻击。
狄仁挥弓连挡纪空手十来记刀锋,每挡一记,心中便愈发没有了必胜的信心,眉间不经意地现出惶惶然的表情。
他惊奇地发现,纪空手虽然不敢将自己的内力发挥至极致,而且也从来不曾正面与自己相对,但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在自己最有威胁的地方出现,甚至不合搏击之道,看似无理之极,其实是深谙攻防精妙。
这的确让狄仁惊骇不已,因为正是无理的东西,出手时才毫无征兆,仿如信手而动,让人永远不能预见他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会落在哪里,你惟有将心神紧绷,随时反应,才有可能避免败局的出现。
所以战不过数十招后,狄仁的脸上已是密布豆大的汗珠,身体不显乏累,但心却累,累得几乎承受不起对手每一刀带出的压力。
但纪空手始终露出淡淡的微笑,似乎不是与人生死相搏,而是晚饭后的闲庭信步。
他当然惬意而轻松,心态更在张驰之间达到了收发自如的意想之境。他自从偶得补天石异力之后,仿佛悟到了武道真谛,在他看来,武道一脉,原无定规,任意挥洒,如果拘泥于门派套路,反而缚手缚脚,不能渗透攻守玄理,自然落入下乘。只有以平静的心态去感悟身体之外一切的动态,在动静对比间追求武道中至美的极致,方能最终步入天下一流高手的行列。
正是这自由发挥的前提,暗合了他散漫不羁的性格;也正是他的性格,决定了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天马行空,任意为之,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奇效。
狄仁再拼几招,几乎感到了一种绝望。这巨岩之上杀气密布,暗流涌动,充满着动感与活力,但狄仁却感受不到这些,他只感到空气是那么地沉闷,那么地静寂,闷寂得让人几欲发狂。
这是一种如死一般沉寂的压力,更是一种巨浪冲击堤坝引起崩溃的前兆。狄仁只感到自己的心仿佛被整座大山压伏,挤压得自己好累好累,累得不想再活下去。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纪空手的微笑与他手中的那把七寸飞刀。
“呼……”一串水瀑突然窜向空中,以闪电之势卷向巨岩,乍暖还寒的水珠足有万千之数,如一张大网般罩向了外在攻击状态的纪空手。
这水网来得突然,更有一道凛烈的杀气隐伏在水网的暗影后,其势汹汹,任何人都不敢无动于衷。
纪空手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早就算计到步云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因为他每一次攻向狄仁的时候,都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后背亮在水面的一方。他虽然不能确定步云的藏身位置,但水狼步云应该就在水中。
所以步云一动,纪空手突然收住了攻向狄仁的飞刀,大手似动未动,飞刀却脱手向后急奔。
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他心里清楚,步云的袭击总是喜欢用水幕来作掩饰,这样既可以掩住身形,亦能盖住剑锋破空的声音。但步云似乎忘记了一点,既然他可以这样做,别人当然也能如法炮制,而且对方是将计就计,比他的攻击更具隐蔽性。
“叮……”等到步云发现了纪空手的企图时,他的面门仅距飞刀三尺,在这么短的距离内要想闪避一把高速直进的飞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惟一能做的,就是用剑格挡。
“当……”但他绝对没有想到一把飞刀会有如此惊人的力道,他人在空中,又毫无借力之处,只能顺着这股力道向后飞坠,重新落到了水中。
纪空手计谋得逞,又抓出一把飞刀,冷冷地盯住数尺之外的狄仁。他的飞刀出手,既震慑了步云,同时也为他赢得了一点时间,时间不多,却足以让他击杀狄仁。
他有这个信心,绝对有,即使是身为对手的狄仁,也毫不怀疑。
狄仁没有想到战局会是像现在这样发展,更没有想到自己会与死神如此接近。他只能一步一步地后退,希望这样能延缓自己的生命,甚至于,他希望会有奇迹出现。
所谓奇迹,当然是指那些通常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奇迹的出现概率,应该都属于百万分之一。若在平时,狄仁也许并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奇迹,但在生命频临绝境时,一股强烈的求生本能使他不得不乞求奇迹能够降临到他的头上。
一步、两步、三步……
听着纪空手踏出的步伐如此有力,狄仁仿佛听到了沙场决战时那激励士气的鼓声,又仿佛听到的是一首沉沦生命的哀曲,他的神经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纪空手安详平和的微笑里竟然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疑这是自己心态失衡之后的错觉,当他再一次看去的时候,此刻的纪空手,双眉紧皱,微笑已在其脸上消失。
奇迹真的出现了,或者说,纪空手所受的心脉之伤终于在这一刻发作了。
这无疑是致命之伤,无论如何,这伤痛在这个时候出现,都足以致命。
“哈哈哈……”狄仁终于又笑了,经历了刚才那种绝望的心态,经受了那种恐惧的阵痛,他无法不为自己的起死回生感到欣喜,脸上重新又恢复了得意和自信的笑容。
“你完了,这一次你真的完了。”他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鹿筋弓,以一种非常缓慢的步伐逼迫过去,他也想让纪空手尝一尝那种等待死亡的滋味。
纪空手的脸痛得已然变成了铁青色,嘴唇紧咬,已有一丝血红的液体滑出。心脉之伤如斯霸烈,痛得他只觉得自己置身于一个冰寒彻骨的真空中,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只有那“咚咚咚……”的心跳声,如惊雷般回荡在他的意识之中。
“逃!只有逃亡,才有可能躲过这灾难性的一劫!”纪空手只有一个念头。
他不想死,一股求生的欲望使他迅速作出了决定。他必须在心脉之伤达到极限之时逃离此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作无谓的挣扎,只是将目光锁定在自己手中的那把刀上。这是他能拼尽余力发出的最后一刀,也是绝境反击的一刀,生死全系于这一刀之上,他不得不慎之又慎。
头在颤动,身子亦在颤动,纪空手的脸上肌肉抽搐得几乎变形,显示着他的内心似乎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但是狄仁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固然有一部分是真实的,更有一部分加入了纪空手的表演天分。
其实纪空手握刀的手一直是稳如磐石,纹丝不动,就像一只盘身吐信的毒蛇,等待着反噬的时机到来……
夕阳西下,山风渐起,一股又一股的寒风穿过河谷呼啸而来,却吹不散这巨岩之上的凛凛杀气。
倦鸟归林,在山林上空盘旋鸣叫,和着密林之中猛兽的嚎叫,构成了原野一道凄寒的风景。
看着微朦的夜色一点一点地渗入空中,纪空手不惊反喜,因为只有暗黑的夜才是逃亡的最佳时机,自己能否成功逃亡,在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自己的身形是否能够掩藏。
随着狄仁步步跟进,纪空手几乎退到了巨岩的边缘。他已不能再退,只是冷冷地横扫了狄仁一眼,道:“如果不是我心脉之伤发作,你本来是杀不了我的,是不是?”
他的语气中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存在,逼得狄仁不得不答:“是的,我杀不了你,也许还会被你所杀,但就算你逃得了我们这一关,也依然改变不了你自己的命运!”
“我不信!”纪空手心中一惊,根本没有想到项羽为了置己于死地,不仅派出了狄仁、步云这两大强手,而且还有高手潜伏于后,伺机而动。他既然决定逃亡,自然与这些不知名的高手极有见面的机会,所谓知己知彼,他当然想从狄仁的口中得到更多的情况。
到了这个时候,狄仁已经觉得项羽的安排有些多余了,也就不介意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告诉给一个即将殒命的死人听。他相信,纪空手就是知道这些也是无用,所以他不怕泄密。
“你可以不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如果你侥幸闯过了我与步云的这一关,半天之后,你就会遇上项文、项武,这两人不仅同属项府十三家将,更是项氏一宗的远房亲戚,其一身武艺曾经得到少主的点拨,排名亦在我与步云之前。”狄仁说到这两人时,神情明显有所收敛,似乎对这两人心有忌惮。
“这么说来,他们的武功应在你们之上了?”纪空手的目光紧锁在狄仁的脸上,只要他稍有浮躁与闪失,就会立马出手。
“是的,这是事实,所以你即使逃过了我们这一关,也很难有活命的机率!”狄仁不自然地笑了笑,谁也不想承认自己的武功比别人差,即使是事实,也是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
“如此说来,我只有认命了。”纪空手微微一笑,仿佛又回得了先前的自信:“你难道不觉得有些奇怪吗?一个将死之人,他的神情还能如此镇定,你就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狄仁眉头一跳,不由紧了紧手中的鹿筋弓,道:“为什么?”脸上的表情就像他不是一个已经掌握了战局的胜者,而更像一个失败者。
“因为他肯定有所依恃!”纪空手一字一句地道,突然脸色一变,眼芒望向狄仁身后,暴喝一声道:“步云,还不动手!”
这一喝几乎让狄仁三魂已去其二,出于本能地回头望去。他不得不看,因为在他们之间,为了权势尔虞我诈,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谁,正是抱着这种将信将疑的心态,他所以回头。
“嗖……”一道刀破虚空的惊响蓦然生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炸响在整个虚空,飞刀如奔马踏云,杀气凛凛,奔向了狄仁脑颈间的大动脉处。

药香居,园心亭。
神农先生与纪空手相对而坐,只是亭中石几上,多出了一把刀匣。
刀匣古朴,静卧几上,纪空手的目光停留其上,半晌才带着一丝疑惑望向神农先生。
“此乃纪公子故人之物,我受朋友所托,将之转赠于你,希望你能喜欢。”神农先生微笑道,手一伸,将刀匣推至纪空手的面前。
纪空手出战江湖以来,从来都是以七寸飞刀对敌。飞刀虽然灵活多变,但若棋逢对手,却又不能尽兴,是以心中早已渴望有一件称手的兵器,此时听得神农先生这般说话,顿时大喜,道了声谢,双手轻轻按在了刀匣之上。
他入手下去,浑身微微一震,只觉得从刀匣中传来一丝淡淡的寒气,正与自己掌心之中的血脉相对。寒气入脉,似有若无,却使自己在刹那之间杀气飙升,向四方空中漫涌而去。
他心中一凛:“此刀如此灵异,虽隔一层刀匣,却犹能与我心生感应,莫非注定了我就是它的主人吗?”
他脸色顿时凝重,肃然站起,双手捧住刀匣,恭恭敬敬地低头俯视,良久方道:“我虽暂时还不识你的庐山真面目,却知你乃世间罕有的神兵,若是你不嫌纪空手愚钝无知,从此刻起,你我便相依为命。”
他话音一落,悠然开匣,但见匣中一道白光亮出,耀眼无比,刀身不动,刀锋却微颤不已,发出一阵激昂悠长的龙吟之声,慑人之极。
“离别刀?!”纪空手入目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心中自是喜不可言。
他第一次看到离别刀时,就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冲动,总觉得它必然会与自己构成不解之缘。
虽然后来他们之间失去了联系,但在他的心中,总是有一股难以割舍的情愫,久久不能忘怀。
想不到自己竟能在斯时斯地,再见宝刀,那种感觉,恰如热恋中的情人相逢一处。
他伸手一握,抓刀在手,轻啸一声,心中充满了无尽的喜悦。
这当然是刘邦与樊哙托人相赠自己的,虽然他不知道神农先生与刘邦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他真诚地感谢他们,因为正是他们,才使自己已获得了这把宝刀。
神农先生拍手叫道:“所谓宝刀赠英雄,当真是一点不假。有此刀在手,纪公子果真侠气惊人,豪情勃发。”
纪空手微微一笑,突然长啸一声,纵身而起。他的劲力聚集掌心,刀锋闪处,尽是杀气。在见空步精妙的步法配合下,离别刀忽似轻巧,淡若无声,刀迹诡异,宛如天马行空,不着痕迹;忽而沉重,劲力飞泻,化作浑雄的呼啸,犹似裂岸的惊涛,尽显慑人胆寒的威势。
刀舞之中,纪空手心中更生灵异之力,贯注刀身,人与刀浑如一体。心静则刀如止水,心动则刀如狂风,心念意念合乎刀意,心刀如一,终合武道禅意。
一段刀舞下来,纪空手纵回亭中,微微一笑间,一阵清风吹来,满园残花飞舞。原来就在刚才,刀气漫空,已在不经意间从每朵花茎下一一划过,不见一丝痕迹。清风虽然无力,却只须轻轻一拂,残花自然离枝飞舞。
“心刀合一,挥洒自如,不仅刀好,而且人亦绝佳,堪称一段绝配,真正羡煞我了。”神农先生情不自禁地赞道。
“空手一时按捺不住,致使这园中百花遭了大罪,实在是不好意思。”纪空手收刀回鞘,恭声谢罪。
“这些花儿算得了什么,能让我见到如此精妙的刀法,你就是将这诸般花儿连根铲尽,亦是千值万值!”神农先生笑呵呵地道。
“如此说来,我便再也做不成护花使者了。”纪空手被神农先生的情绪所感染,说起笑来。
神农先生豪气迸发道:“这护花使者不做也罢,要做,今夜你就做个杀手!”
△△△△△△△△△ 今夜有星,有月,只是淡星孤月,使得天地间愈发变得朦胧不清。
静寂的子夜,寂然无声,在星光月芒的俯瞰下,凭添一份凄寒。
一道清风掠过,一条人影首先出现在墙头之上,如鬼魅般探头探脑地张望一番,然后发出了一声蝈蝈叫声。
随着这“蝈蝈”叫声的响起,院子之内四呼五应,这堵高墙上顿时出现了十数条人影,玄衣短靠,暗光闪闪,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凌丁算得上是一个刺杀的老手,在他的江湖生涯中,至少经历过四次重大的刺杀行动,而且全部成功,无一失手,这也是五音先生评他“最不要脸”的原因之一。因为在五音先生这等超一流高手的眼中,武道是正大光明的决战,任何违背了这一原则的游戏,都是危险的、无理的,也是君子所不为的。
幸好凌丁不是君子,所以他才能凭着一连串精彩的刺杀而名扬江湖。他之所以决定在今晚行动,是因为他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认为今晚的夜色正是刺杀的最佳时刻,被攻击的目标人往往会因为这朦胧不清的月光而在感觉反应上处于比较迟钝的状态。
刺杀最关键的一步,是要准确无误地找到目标,否则一切免谈。凌丁正在算计着怎样才能找到纪空手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这座庭院的中央,竟然有烛光在暗黑的夜里不住地摇曳。
“时至子夜,怎么这院中还有人不曾入睡?”凌丁心中一凛,感觉到有一种不安的情绪升起。对他来说,任何反常的东西都值得他去研究,因为杀机往往就隐藏在反常的现象中。
他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心中蓦然生出一股惊喜。自那一夜森林之战后,他对纪空手的背影已是刻骨铭心,当然不会看错。
他可以百分之百地断定,亭中那独坐的人影就是纪空手,也正是他此次刺杀的目标!目标既然出现,就应该考虑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如何接近他。凌丁想都没想,就带了项氏兄弟与步云潜下高墙,自四个不同的方向朝纪空手包抄过去。
从高墙到药香居,无论从哪个方向逼近,都必须经过一片剪接有度的花草林木。为了不引起花枝林叶的声响,凌丁等人都是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向中央进逼。
当他们几乎就快要接近古亭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凌丁的心中突然产生出一丝莫名的悸动。
“这是怎么回事?”凌丁眉心一跳,冷汗顿出,似乎预感到一丝凶兆,同时他的脚步立时停下,屏住呼吸,向四周观望。
静,静得让人毛骨悚然。凌丁看到整个庭院中除了慢慢移动的那三条黑影之外,压根儿就见不到还有动态的物体。
“难道这是自己的错觉?”凌丁暗松了一口气,似乎为自己草木皆兵般的神经质感到好笑。
当他正要继续前行时,突然听到了一声惊呼,以及十几声肉体倒地的闷响,在这宁静的夜里,此种情况显得诡异之极。
闷响来自于身后的高墙上,如此整齐划一,任何人都会明白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声惊呼却来自凌丁的左侧,在那个位置上,正是步云前进的路线。
“上当了!”凌丁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如此,惊怒之下,瞬间明白了对方的用心。
敌人显然是利用了自己杀人心切的心理,以纪空手为饵,将自己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纪空手一人的身上,然后展开了各个击破的战术。这种战略也许并不高明,但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却非常简单有效。
不过受到最大惊吓的人,还是步云。如果他不是遇上了让他感到非常恐怖的事情,就是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叫出声来,因为此次行动若因他而失败,那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事实上自他跳下高墙之后,就一直非常小心地拖在后面,他领教过纪空手的厉害,当然不想再领教一次,是以他的每一步都比凌丁及项氏兄弟慢半拍,渐渐地落在后面。
这点小聪明让他感到了一丝得意,他甚至想躲在一座假山的后面,伺机而动,所以就向距自己最多数米远的假山靠去。
他走得很慢,也十分小心,总是要等一只脚踩实之后才去移动另一只脚。当踏到第三步时,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拽住了。
他好奇地看了一眼,整个人顿时就像掉入到一个冰窖中,寒意彻骨,因为他看到了一只手,一只沉稳而有力的大手。
“呀……”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可怕的事情,这只手从地下伸出,来得如此突然,就像是来自于阴间地府无常的勾魂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他只想逃,可是又逃不动,仓促之间,他想到了手中的剑,拼尽全力向地面刺去!可是他的剑芒刚亮,忽然感到了一道寒气从自己的肛门处插入,直透心脏。
他只有倒下,睁大双眼倒在地上。这位伏击高手连对手是谁都没有看到,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实在有些死不瞑目。
但是这一系列的惊变并没有让凌丁改变攻击的决心,他暴喝一声,鞭影击出,人如大鹏般直扑亭中。
与此同时,他看到项文、项武也挥刀跃进,只要三人的动作够快,他们仍然有击杀纪空手的机会。
但是无论是项文,还是项武,他们人在半途,就已经被人截住。凌丁吃惊之余,为这些人的突然出现似乎感到不可思议,他明明注意到整个庭院中除了纪空手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可是为何一到自己动手的时候,这些人便及时出现呢?难道他们是从地里冒出来的不成?他没有猜错,这些人的确是从地底跳出来的。
神农先生知道以凌丁的耳目,要想在他的眼皮底下隐匿身形,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不过,他既然决定要向凌丁动手,当然会考虑到这些困难,所以他派出自己七名弟子,埋伏土里,以期做到反偷袭之效。
这种办法绝对有效,凌丁虽然老奸巨滑,却也不会想到在自己的脚底还另有玄虚。
凌丁没有想到,项文当然也没想到,只是在听到步云的惊叫后,他忽然感到有一道惊人的杀气随着一团花影迫来,花散、剑出,生出强大无匹的气势,笼罩着项文所有可退之路。
来剑突然而凶猛,便连项文也心生寒意,他的阴刀在手,惟有全力抗击。
“当……”刀剑相击,两人身形各退一步,项文这才看到对手是个肥胖大汉,体重如山,却轻盈灵动,双目炯炯有神,显示着其人有不凡的内气修为。
“你是谁?”项文出于本能地问了一句。
“在下后生无,忝为神农先生座下七弟子之一,恭候项兄多时了。”后生无冷冷一笑,手下丝毫不停,剑风再起,如旋风般刺出。
项文一怔,只觉得“后生无”三字实在陌生得很,但却证明了对手的确是神农先生的人,心惊之下,刀锋一闪,斜劈后生无的剑身。
两人的出手都是极快,以步法的灵动来弥补气势上的不足,眨眼间已是相互攻守了数十招。
项文明知对手有备而来,而己方偷袭不成,反遭围杀,在心态上已落下风,只想寻找机会,与项武会合。
他们所习刀法,讲究二者合璧,优势互补,合攻合守,自有意想不到的奇效。但是后生无显然从纪空手口中知道了项氏兄弟的这点秘密,反而攻势更烈,逼得项文与项武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
项文惟有一味闷守,寄希望于项武能突破重围,来与自己合并。
可是项武的形势更显严峻,他面对的竟是两个强手。这两人一个舞锅,一个舞铲,而它们又是以精钢打制,有矛盾之功效。招法怪异,杀势慑人,未出几招,已让项武有手忙脚乱的感觉。
这两人也是兄弟,亦是神农先生的弟子,终日为厨,从厨房中悟出一套攻防兼备的武功,经神农先生改良之后,便成拿手绝技。这舞锅之人姓公名不一,生性稳重,心思缜密;而使铲者为公不二,天生神力,极富攻击性。两人合在一起,比之项氏兄弟的双刀合璧,似乎也不遑多让。
项武此时落单,自非公家兄弟的对手,不过他的阳刀擅攻不擅守,拼命之下,也能发挥出几成攻势。
公不一叫道:“兄弟,这鲤鱼儿下了油锅还活蹦乱跳,你得多用力拍打他几下才行。”
“哥儿,没事的,鱼儿下了锅,还怕炸不死他吗?”公不二大铲猛挥,尚有余力应答。
在这兄弟二人眼中,项武的确犹如一条下了油锅的鱼儿,跳跃不定,拼命闪躲。只是这鱼儿也太能蹦了,稍不注意,还有可能让他跳出“锅”来,所以公家兄弟不敢大意,嘴上说笑,下手却毫不留情。
“砰……”项武刀走偏锋,一个旋身,刚刚避过公不二的一记飞铲,蓦觉胸口一闷,当胸遭到公不一的锅底重重一击,他连退数步,气血翻涌,五脏欲裂,始知这看似全守的钢锅也能发出有效的攻击。
“叮……”他强提一口真气,勉力格挡住公不二的数道铲锋,每一击之后,都觉自己的嗓子发热发腥,终忍不住张嘴一喷,一道血箭如电标出。
“好兄弟,再加把劲,一盘红烧干煸清蒸大鲤鱼就算出锅了。”公不一大声叫道。
“哥儿啊,到底是红烧,还是干煸,你要说清楚点,否则就成一锅烩了。”公不二嘴上说笑,钢铲由上而下劈出,如旋风般直进,招招仿若雷霆一击。
“管他红烧干煸,只要他没了气,装入盘中,你我兄弟就该收工打烊了。”公不一嘻嘻笑道,突然锅儿离手,如一团暗云般朝项武罩去。
项武一手挥刀挡住公不二的攻势,见得钢锅旋动而来,气势猛烈,惟有横臂格挡。他自信自己的内力不错,充鼓肌肉,绝对可以挡住这破锅的袭击。
但是这个世上是没有绝对的事情的,待他横臂一出,这才叫糟,因为他臂膊上的肌肉跳动不已,感到了一股凛凛的寒气。
“呀……”他惨呼一声,断臂飞出,血肉飞溅,痛得整个人立时变形。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这锅儿虽然无锋,但它的锅边却如刀锋般锋利无比,旋动之下,正好绞断了他的一只手臂。
公不二一见之下,当然不会放过这种绝佳的机会,全身劲力蓦然在掌心爆发,飞铲出手,其势无匹,铲锋如箭矢般捣入了项武的心窝。
惨呼短促,却慑人心魂,更让项文心生悲愤,所谓兄弟情深,他的潜能突然提聚,阴刀“刷刷……”数响,逼退后生无,人如电芒般向公家兄弟纵去。
“又来一个,兄弟,看来我们还得再忙乎一阵了。”公不一持锅在手,与公不二的飞铲构成一个夹角,以静制动,丝毫不惧。
后生无并不追击,他缓缓收剑,明白项文此去,只会死得更快。他只是将自己的眼芒望向了药香居内的一战,在他看来,这才是惊心动魄的一战,但凡武者,不容错过。
△△△△△△△△△
凌丁跃出的同时,就发现自己的每一路人马都在这一瞬间遭到了敌人的攻击。他心惊之下,却丝毫不惧,以飞电之势向药香居扑去。
他没有一丝的犹豫,也没有一丝对同伴的怜悯。他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必杀纪空手,即使只剩他一人,亦要完成这个使命。
人在飞纵之时,他已完成了自己全部内力的提聚。就在相距纪空手只有两丈的距离时,他盯住纪空手凝然不动的身形,忽然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兆,突然稳身落地。
他必须落地,不能冒进,因为他感到了一种完全渗透虚空中的杀气似有若无地飘渺其间,看似淡若无形,却能在瞬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刀剑迸击之声时起时落,响彻在这飘渺无定的虚空。凌丁的心境却在这一刻静若死水,充耳不闻,只是感受着空气中杀气的流动。
庭中有风,徐徐吹来,枝叶轻摇,花香盈空,沙沙的枝叶摇摆声清晰可闻,更使得这药香居异常沉寂。
这是一个乍暖还寒的季节,这也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月夜,花树烂漫,鸟语呢喃,孕育着恋爱的故事,洋溢着动人的情怀。但在这一刻,凌丁感受不到这些,只因为这宁静的月夜里,居然潜伏着致命的杀机。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