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陆夹击,第十八章

纪空手当然也不例外,所以他停下了脚步,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便听到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你不像是在赶路,而像是行军打仗,脚步有力却不快,让老夫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声音似乎就在耳边响起,差点让纪空手吓了一跳,但幸好他一直都有心理准备,所以从外表上看他还是显得镇定自如,只不过他的手心紧了一紧,握住了腰间的飞刀。
然后他便看到从暗黑的树影中走出一个人来,踱步而出,不疾不徐,风度绝佳。
他只走了数步,每一步溢出的杀气使得林间的压力陡然增强,空气变得沉闷之极,犹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纪空手看不到来人的五官,也看不到来人的衣着,但是这些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感到来人往自己的身前一站,就像是一道伟岸的山梁,气势之强,让人有种无法攀越之感。
纪空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心湿漉,渗出了丝丝冷汗。面对来人,他有一种似曾相熟的感觉,但他可以肯定与来人从未谋面。他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来人的气势霸烈无匹,与项羽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不害怕,而且无畏,他也喜欢高手的挑战,甚至追寻生死悬于一线间的刺激。但面对此人,他的心中却泛起一丝莫名的寒意。
“不过,你还是来了,这说明你很有勇气,而且你能从项文、项武与步云设下的圈套中脱身而出,证明你很富心计,文武双全,大智大勇,的确值得老夫为你出手。”来人依然是冷傲的声音,不过又多了一丝欣赏之意,显然他知道项氏兄弟与步云共同设下的杀局。在他认为,这个杀局很有水平,少有人可以逃出生天,所以他才会让这三人去自行安排。
“你是什么人?说来听听,看看你是不是也值得我为你出手!”纪空手看不惯对方如此倚老卖老,索性顶撞一句,尽管他也知道,眼前之人将是他在这里遇到的最可怕的对手。
“哈哈哈……”来人狂笑三声,笑中自有三分怒意:“你小子够狂,很合老夫的脾胃。告诉你吧,老夫乃流云斋凌丁,希望你不要弄错,免得日后你的鬼魂寻仇寻错了人。”
纪空手心头极为震撼,这才知道自己面对的竟然是江湖上有数的几十个奔雷级高手之一——凌丁。他与红颜相处之时,曾经听过红颜点评天下高手,说到凌丁时,红颜评道:“此人擅长追杀,为人凶恶,冷血无情,执画天鞭,乃奔雷级高手中最不要脸之人!”
红颜的点评,当然是来自于其父五音先生,凭五音先生的见识,自然不会有错评误评,说到“最不要脸”,是指凌丁杀人不择手段,只求目的,不管其余的处事作风。也正是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人物。
“原来是你,项羽连你都派了出来,可见他是必杀我才甘心。”纪空手收摄心神,冷静以对。谁遇上凌丁这样的敌人,都必须小心翼翼。
“你现在才知,只怕太迟了。需知情场如战场,情敌便是生死大敌!你之所以不幸,是因为你爱上了一个你不该爱的女子,而你最大的不幸,却是我们少主也正好爱上了这个女子。”凌丁眼露不屑之色,有些同情纪空手。在他看来,天下的女人千千万万,又何必只恋一根草?虽然这是一根灵芝草,但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换,付出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
“这是我的事情,幸与不幸,只有我自己才知。我想知道的是,红颜现在怎么样了?”纪空手掩饰不了自己的思念之情,不由关切地问道。
“她很好,离开樊阴时,还为你的不辞而别而伤心,但这在我们少主看来,更加坚定了必杀你的决心,所以才让老夫出手!”凌丁极为自负地道。
纪空手闻言心神一荡,思及红颜不见自己时的那种伤心失态,心中不由生疼生怜,“最难消受美人恩”,他此时正是这种心态。
“多谢!”纪空手拱手谢道。
“多谢老夫亲手杀你吗?”凌丁不知其意,还以为他是为了能死在自己的手上而感到无比荣幸。的确,他凌丁的那双手,从来就不杀无名之人。
“你错了。我之所以谢你,是因为你告诉了我有一个女人在为我伤心,为了不让这个女人再次为我伤心,所以我决定了,无论如何,我都要活下去!”纪空手精神蓦然一振,生机勃发,战意熊熊,整个人仿如一头俯瞰大地的苍狼,充满了无限动力与杀意。
凌丁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料到纪空手的气势亦同样咄咄逼人。他不敢大意,缓缓地取出了他最拿手的杀人武器——画天鞭。
画天鞭出,从无失手,这一直是他保持的记录,亦是他一向引为自豪的记录,他希望这一次也不例外。
然后他便看到了纪空手的飞刀,一把只有七寸长的飞刀。他想笑,但是当飞刀悬凝空中不动时,他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那是一把沉稳有力的飞刀,就好像它天生便横亘在那里,经历千百年而纹丝不动。不动还不可怕,可怕的是刀虽不动,却封锁了自己每一条攻击的路线,自己一旦攻击,就会遭到这把飞刀的无情封杀。
“有趣,真的有趣!”凌丁喃喃自语道,同时鞭锋一扬,终于出手了。
他不进反退,竟然沿着三棵大树绕了一圈,才悍然攻出。这一手甫出,顿令纪空手脸上失色。
原来在两人对话时,纪空手就已经从两人相峙的空间中看到了一个绝佳的位置,只要自己从这里出刀,进可攻,退可守,进退自如,占据主动。但凌丁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换位移形,从另一角度杀出,顿时破去了纪空手精心设置的防御。
“轰……”纪空手惟有撤刀闪避,幸而这里大树不少,他一个错步,已闪至大树之后,凌丁的画天鞭击在树身上,顿时枝叶尽落,树干频摇,声势端的惊人。
纪空手为之骇然,不过他早有准备,一计不成,另施一计,借着此地树林密布的特点,从容穿行闪避。对于高手来说,一寸短,一寸险,兵器的长短有时候能取到决定性的因素,但在空间狭窄之处,长兵器反不如短兵器更能发挥作用。由于受到空间的限制,凌丁的画天鞭虽然威势惊人,但施展的空间不大,致使精妙之着难以尽情发挥,倒是纪空手的七寸飞刀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两人一前一后,绕树而行,纪空手身形狼狈,却不失为对付凌丁的最佳对策。
“轰轰……”之声不断,凌丁的鞭法威猛刚劲,全被纪空手以见空步闪躲开来,鞭击树干,发出惊天闷响,树动枝摇,犹如裂岸惊涛。
纪空手的每一步踏出,似乎都占到了先机,这才能躲过凌丁这一连串的攻击。否则的话,以凌丁的速度与力量,已臻一流,即使两人同时启动,纪空手也要略慢半拍。
他之所以只守不攻,并非胆怯,而是采取了“避其锋而击其钝”的战略战术,根本不与凌丁强大的气势正面抗衡,所谓“两强相遇勇者胜”,这固然是一句至理名言,但是没有智慧,不用头脑,那就是愚夫之勇,不足以构成威胁。
凌丁似乎看穿了纪空手的心思,所以并非一味强攻,而是突然收势,凝立不动。他用改变节奏的方式企图打乱纪空手的步法,从而形成有效的攻击,可是纪空手绝非他想象中的弱手,同样在感悟到他的气机的同时,刹住了身形。
两人相对而立,相距最多一丈,却根本不能见到对方,只能从对方的气机中来感受各自的动静。因为在他们之间,正好有一棵盘根粗大的古树隔亘中间。
“你很聪明,但是却失去了年轻人应有的勇气,这令老夫很失望!”凌丁经过了这一番强攻,依然气不喘色不变,显示着他的内力悠长,异常雄浑。
“那你就只有失望了,匹夫之勇,恕我不为。”纪空手淡淡一笑,他无赖的心性根本不受这套激将法。
“如果你认为自己这样只守不攻的策略可以对付老夫的话,那你就错了。”凌丁冷冷地道。
“也许我是错了,但却是我惟一的选择。遇上你这样的高手,我必须慎之又慎!”纪空手笑道:“本来你是可以把握整个战局的,但是却犯了一个高手通常爱犯的毛病,就是过于自负,如果现在项氏兄弟与步云在侧,自然可以对我构成威胁,但你是凌丁,是流云斋长老级的人物,当然不屑于与人联手来对付我这么一个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
“即使没有他们,老夫依然把握了整个战局,难道这不是事实吗?”凌丁轻哼一声,自是被纪空手说中了心事。
“你拿我毫无办法,这似乎也是事实!”纪空手嘻嘻一笑道。
“是么?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鞭法!”凌丁话音一落,鞭势一改,画天鞭如同一道游蛇般蓦然绕过古树,向纪空手奔袭而至。
纪空手没想到凌丁的应变能力如此之强,说变就变,竟然以气驭鞭,平空旋来,他心中的惊骇确实无与伦比。对他来说,以气驭剑、飞花伤人只是神奇的传说,从未亲见,所以认为这是被人夸大的事实,但凌丁演绎出的以气驭鞭,却是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的事实,这由不得他不信。
“当……”纪空手不得不出刀,面对画天鞭在空中飘忽不定、诡异非常的攻击,他几乎不能躲闪。刀鞭相击,爆出轰然声响,纪空手身形微微一晃,却见那鞭悠然直退,一碰树干,竟借反弹之力弹射回来,速度更快更猛。
纪空手的心神反而镇定了不少。
虽然凌丁的以气驭鞭诡异精妙,速度奇快,但是凡事有一利必有其弊,它在攻击的力量上和气势上定会有所削弱。毕竟真气流窜空中,遇阻力而消耗,加之既是以气驭鞭,必须用一部分真气来控制鞭的方向走位,如此一折一扣,威力自是大减,所以反让纪空手松了一口气。
“呼……”刀鞭再迎,杀气标泻,这一次纪空手人虽退了一步,却一刀将画天鞭撞上了半空。
树后传来凌丁的一声冷哼,纪空手蓦感不妙,抬头一看,却见画天鞭由上自下俯冲而来,竟然幻化千万道鞭影,如一张大网般扑罩下来。
画天鞭竟能借势生力,这一着令纪空手大出意料之外,暗叫一声:“好!”整个人倒窜出去,企图闪过这铺天盖地的一击。
他身形闪的极快,画天鞭的反应亦是不慢,竟似长了眼睛的幽灵一般,陡然折射追来,纪空手听得身后杀气迫近,心中大骇,根本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如此神奇的武功,会有如此灵异的兵器。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随心所想,临时而动,下一步的动作连他自己也未必可知。但画天鞭却似通灵一般,总是料定自己的下一着棋,阴魂不散地紧迫不放,这世上难道真的有鬼?纪空手从来不相信鬼神一说,所以他认定事情虽然诡异,但必有其因。
他挥刀挡击,与画天鞭交击了十几招,虽然被动,却并未完全落于下风。在他的心里,对任何事情都从来没有绝望过,遇强越强,更能激发他的斗志与自信,这似乎也暗合补天石异力的秉性。惟有强大的压力,才能将潜能自由地、尽情地、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他的心随之而静,对画天鞭的每一个动作与变化都留意观察,同时将飞刀插入画天鞭的每一个破入点,其刀法看似随心所欲,毫无章法,但每每出击,却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呼……”画天鞭绕树击来,眼看快到纪空手面门处时,陡然一滞,纪空手迎刀架了个空,诧异之下,突然哑然失笑。
面临生死之境,他竟然笑得出来,这的确有些稀奇。
但是他不能不笑,因为他发现了凌丁所谓的以气驭鞭的秘密。
他自从在洞殿彻悟武学玄境之后,就已经认定了以气驭剑这种至高无上的气驭术实际上是不存于世的,在想象中的气驭术,必定需要有强大雄浑的真气来操纵兵刃,达到收发自如、随心所欲之境。但如果一个人若是真的拥有了这般强大的真气,他的一个举手、一个投足都能给人莫大的威胁,又何必去简从繁,以气驭剑?这实在让人不可思议。
真正的高手,永远是去繁从简,返璞归真,绝不会因为好看花巧而步入诡道。凌丁是个高手,他又怎会不知道这种简单的道理呢?他当然不会去练所谓的气驭术,其画天鞭之所以凌空而御,攻守有术,其实是在他的手与画天鞭之间,系了一根肉眼难察的冰血蚕丝,以线驭鞭,然后用手操纵蚕丝,看上去就好像是传说中的气驭术。
纪空手能够发现这个秘密,自然是迎刀架空之后,看到蚕丝受树干一绕,长度不够,致使画天鞭一出即回。但饶是如此,凌丁能够凭借一根蚕丝将画天鞭使得如此出神入化,的确是一个不可小视的人物。
纪空手识破玄机之后,灵机一动,迅即绕树穿行,在树与树之间疾步飞掠腾挪。凌丁一见,哪里还能不明白他的心思?当下回手收鞭,整个人提气上纵,跃上树顶。
他人一上高处,纪空手顿时无处藏迹,也不敢奔逃,只能脚步一错,原地静候。凌丁借地势之利,随时可以乘势追击,所以纪空手不动无疑是明智之举。
但即使不动,一个在高处,一个在低处,两人相峙,纪空手在气势上已是有亏无赢,换作别人,只怕惟有俯首认命。
但纪空手就是纪空手,他之所以能与狼兄为伍,固然有补天石异力的原因,更在于他自小生存的环境恶劣,懂得物竞天择、适才生存的自然法则,这一点他与狼兄有共通之处,所以在狼兄的眼中,简直把他当作了同类。
越是有巨大的压力,就愈能激发他心中的战意,面对凌丁居高临下的强压,他昂头以对,丝毫不惧。
凌丁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对他的剽悍与野性不得不刮目相看,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深刻地认识到这个年轻人斗志旺盛,绝不简单。也许他可以一千次一万次地将纪空手击倒在地,但只要纪空手还有一息尚存,就会一千次一万次地重新站到他的面前,对于这一点,凌丁勿庸置疑,这也正是他认为纪空手最可怕的地方。

狄仁不动,并非表示他就坐以待毙,他之所以不动,其实也是一种等待。
他在等待水狼步云的出手,事实上纪空手的直觉错了,另一道杀气并非在他的背后,而是存在于他脚下的水底。只是纪空手绝对想不到有人竟然会像鱼儿一般在水里呼吸、生活,甚至长时间可以不浮出水面换气。
别人不能,但步云一定能。据说他还可以沉在水底睡上一觉,然后才在别人下河洗澡的时候在其背上捅上一刀。他不仅水性极好,而且忍耐力与对任何事物的敏锐都如饿狼一般,所以他才会成为水狼。
狄仁相信步云,步云如果没有出手,那就说明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机。到了步云出手的时候,那绝对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所以他只有等,眼睁睁地看着纪空手步步紧逼……
纪空手每动一步,眼芒掠空,都在紧盯着狄仁脸上的表情,他不明白狄仁何以会箭在弦上,却不发难。但他却明白,狄仁之所以如此做,当然有这样做的原因。
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狄仁的眼睛里有如此复杂的表情?忍耐、兴奋、激动,甚至还有一份期待。
是的,是一份期待,这种期待的眼神令纪空手蓦然警觉,心兆纷呈间,他感到了一种莫大的威胁正向自己逼近。
“噗……”一圈小小的水泡突然翻滚于水面,声音虽细虽微,却引起了纪空手的注意。
他几乎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蹑足提气,向空中窜去,同时右手一扬,手中的飞刀如电芒般疾射向狄仁。
他必须先发制人,抢在狄仁之前出手,只有这样,他才能赢得一点时间,让他看清自己的脚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哗……”水流突旋,溅出一团晶莹的水花,卷向舟首,就在水花最盛处,突然暴射出串串水箭,恰恰从纪空手的脚下擦过。
这一着险之又险,若非纪空手反应奇快,的确能让步云得手。但这却不是步云惟一的杀招,水浪冲开处,一条人影标射而来,剑锋凛凛,在虚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迹。
纪空手心中大骇,飞刀在手,却没有时间发出,因为步云的剑实在突然,实在太快,就仿佛从水中射向空中,根本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
面对如此惊人的一击,纪空手冷静异常,知道自己此刻的每个选择,都关系到了自己的生死。
他幸好手中还有刀,一把锋长七寸的飞刀,飞刀并非总是在空中飞行,只要运用得当,它在手上也是一种厉害的兵器。
他大喝一声,劲力蓦然在掌心中爆发,带动刀刃向剑锋迎去。
“当……”步云的剑身一震,他的手腕一阵发麻,只觉得从剑身传来一道巨力,如电流般窜向自己的体内,与此同时,他听到了狄仁的无常七箭脱弦疾飞的慑人之响。
无常七箭,此时却只有六箭在空中标射,这六道慑人的箭气,几乎封锁了纪空手在空中的每一个角度。
纪空手与步云刀剑相交的刹那,身形一晃,感觉到气血翻涌,十分难受,他强提一口真气,又往空中升去,人到至高处转为下落之势时,他看到了漫射虚空的六道箭芒。
这一连串的惊变简直让人目不暇接,如行云流水般的攻击在两大高手的配合下是如此地完美,如此地让人心悸,若非纪空手的直觉敏锐,只怕此刻已是孤野亡魂了。
不过纪空手并没有脱离险境,单是这六道劲箭已让他穷于应付,何况水下还有水狼步云的那一柄夺命之剑?无论从哪种角度来看,纪空手这一次似乎真的是无计可施了。
事实上,纪空手之所以能够迅速步入高手的行列,是因为他能够用脑子来想问题,同样是一件事情,别人看到的是表面,他却能透过表面去深究实质的东西。
当狄仁六箭上弦之时,纪空手便断定其中必有破绽。因为狄仁既称它是无常七箭,必定是七箭齐发,才有追魂索命的威力,如果突然少了一箭,那么这一箭在空中的破绽自然而然就会出现。这就像一个惯使鬼头大刀的人,有一天突然让他去舞动一把阔板厚背刀,虽然同是大刀,但是他却有一种极不顺手的感觉,连平时练得极熟的刀法也会出现破绽一般。
这与狄仁的轻敌不无关系,他听说自己要对付的只是一个心脉受损的年轻人,自然会觉得只用六箭已经足够致人死命。等到他发现纪空手并非是他想象中的容易对付时,那第一箭早已被他射出去吓人了,哪里还能收回?不过这六箭齐发,仍是十分惊人,分呈各种角度出击,的确让人防不胜防。
纪空手却没有慌乱,在箭出的同时,他已经看到了欠缺的那一箭在这个箭阵中所留下的一点微不可察的破绽,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在他的眼中,无疑是一线生机。
他的脚尖突然互点,在毫无借力之处的空中,他的身形借着这一点之力,折着一道呈弧形的路线,堪堪从六支箭矢中擦身而过,同时脚踩竹绳,顺势一弹,人已稳稳地落在了巨岩之上。
“你的这串闪躲的确漂亮,可惜的是,它虽然漂亮,却不能让你的生命继续延续!”狄仁一惊之下,恢复镇定,他虽然手中无箭,却还有弓,坚硬无比的鹿筋弓。弓在狄仁手中,等同于一个剑客的手中有剑一般,同样具有惊人的杀伤力。
纪空手微微一笑道:“我不能阻止你说大话,却可以证明你说的一切都是大话。来吧,让事实说话!”
他一扬手,飞刀立于虚空,一阵清风吹来,衣袂飘起,他整个人的身影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逸与洒脱。
“难道他并没有受伤?”狄仁在这一刻间竟然心中起疑,他本不该对他尊崇的项少主有任何怀疑之心的,但是看到纪空手神采奕奕的模样,不由得让他产生一种不应有的错觉。
“不会的,绝不会是这样!”狄仁在心中冲着自己喊道,暗暗给自己鼓劲。他的战意在陡然间提升起来,鹿筋弓无锋无芒,却绽射出惊人的杀气。
他一步踏出,杀气顿时涌动,鹿筋弓微微振出,突然幻变千百道弓影,向纪空手的立身之处层叠袭去。
纪空手微一错步,脚下踏出“见空步”的步法,刀未出手,已经用鬼魅般的身法化去了狄仁这凌厉的一击。
狄仁心中虽惊,却将弓影幻闪出一团光幕,以更快更刁钻的速度与角度攻向纪空手,瞬息之间出手了三十六招。
三十六招的出手,浑似一招攻击,招招之间衔接得天衣无缝,犹如浪潮般前赴后继。纪空手只有旋步疾退,身子随着步法变换了三十六个方位,总是在弓到的刹那间,提前一步移动。
他虽然在守,却似占到了先机,攻者的一方始终处于被动。但他并没有胜券在握的感觉,他必须记住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水狼步云。
水狼步云真的就像一匹捕食猎物的饿狼,无声无息,伺机而动,总是在该出手的时候出手,而且毫无征兆。纪空手明知他的存在,却根本不知其确切位置,这让他伤透脑筋。
“呀……”纪空手不敢等待下去,一声暴喝,他终于在守势中攻出了他的七寸飞刀。
刀出,带着一道凄厉的呼啸,响彻了整个虚空,同时牵引出澎湃如潮的劲力。
大智若愚般的一刀,也是返璞归真的一刀,看上去平平无奇,却燃烧着无穷的战意,映红了刀身划过虚空的轨迹,迎向了那弓影的中心。
这看似平常的一刀,却封锁了弓影进击的每一个角度,逼得鹿筋弓必须与刀锋相对。这一刀的确霸烈,但是纪空手也许忘了,他每一次妄动真气,都有可能使他断而未断的心脉彻底无救。
狄仁没有忘,所以在心中暗喜,不退反进,反而催动全身的劲力,企图悍然一拼。
“叮……”纪空手当然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伤势,飞刀准确无比地落在了鹿筋弓上,突然一滑,削向了狄仁持弓的手腕。
狄仁没有料到纪空手会有如此一变,再想收力,已是不及,他惟有撤招闪避,猛提一口真气,硬生生地横移三尺,方才躲过了纪空手这七寸飞刀的绝妙攻击。
狄仁挥弓连挡纪空手十来记刀锋,每挡一记,心中便愈发没有了必胜的信心,眉间不经意地现出惶惶然的表情。
他惊奇地发现,纪空手虽然不敢将自己的内力发挥至极致,而且也从来不曾正面与自己相对,但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在自己最有威胁的地方出现,甚至不合搏击之道,看似无理之极,其实是深谙攻防精妙。
这的确让狄仁惊骇不已,因为正是无理的东西,出手时才毫无征兆,仿如信手而动,让人永远不能预见他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会落在哪里,你惟有将心神紧绷,随时反应,才有可能避免败局的出现。
所以战不过数十招后,狄仁的脸上已是密布豆大的汗珠,身体不显乏累,但心却累,累得几乎承受不起对手每一刀带出的压力。
但纪空手始终露出淡淡的微笑,似乎不是与人生死相搏,而是晚饭后的闲庭信步。
他当然惬意而轻松,心态更在张驰之间达到了收发自如的意想之境。他自从偶得补天石异力之后,仿佛悟到了武道真谛,在他看来,武道一脉,原无定规,任意挥洒,如果拘泥于门派套路,反而缚手缚脚,不能渗透攻守玄理,自然落入下乘。只有以平静的心态去感悟身体之外一切的动态,在动静对比间追求武道中至美的极致,方能最终步入天下一流高手的行列。
正是这自由发挥的前提,暗合了他散漫不羁的性格;也正是他的性格,决定了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天马行空,任意为之,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奇效。
狄仁再拼几招,几乎感到了一种绝望。这巨岩之上杀气密布,暗流涌动,充满着动感与活力,但狄仁却感受不到这些,他只感到空气是那么地沉闷,那么地静寂,闷寂得让人几欲发狂。
这是一种如死一般沉寂的压力,更是一种巨浪冲击堤坝引起崩溃的前兆。狄仁只感到自己的心仿佛被整座大山压伏,挤压得自己好累好累,累得不想再活下去。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纪空手的微笑与他手中的那把七寸飞刀。
“呼……”一串水瀑突然窜向空中,以闪电之势卷向巨岩,乍暖还寒的水珠足有万千之数,如一张大网般罩向了外在攻击状态的纪空手。
这水网来得突然,更有一道凛烈的杀气隐伏在水网的暗影后,其势汹汹,任何人都不敢无动于衷。
纪空手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早就算计到步云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因为他每一次攻向狄仁的时候,都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后背亮在水面的一方。他虽然不能确定步云的藏身位置,但水狼步云应该就在水中。
所以步云一动,纪空手突然收住了攻向狄仁的飞刀,大手似动未动,飞刀却脱手向后急奔。
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他心里清楚,步云的袭击总是喜欢用水幕来作掩饰,这样既可以掩住身形,亦能盖住剑锋破空的声音。但步云似乎忘记了一点,既然他可以这样做,别人当然也能如法炮制,而且对方是将计就计,比他的攻击更具隐蔽性。
“叮……”等到步云发现了纪空手的企图时,他的面门仅距飞刀三尺,在这么短的距离内要想闪避一把高速直进的飞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惟一能做的,就是用剑格挡。
“当……”但他绝对没有想到一把飞刀会有如此惊人的力道,他人在空中,又毫无借力之处,只能顺着这股力道向后飞坠,重新落到了水中。
纪空手计谋得逞,又抓出一把飞刀,冷冷地盯住数尺之外的狄仁。他的飞刀出手,既震慑了步云,同时也为他赢得了一点时间,时间不多,却足以让他击杀狄仁。
他有这个信心,绝对有,即使是身为对手的狄仁,也毫不怀疑。
狄仁没有想到战局会是像现在这样发展,更没有想到自己会与死神如此接近。他只能一步一步地后退,希望这样能延缓自己的生命,甚至于,他希望会有奇迹出现。
所谓奇迹,当然是指那些通常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奇迹的出现概率,应该都属于百万分之一。若在平时,狄仁也许并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奇迹,但在生命频临绝境时,一股强烈的求生本能使他不得不乞求奇迹能够降临到他的头上。
一步、两步、三步……
听着纪空手踏出的步伐如此有力,狄仁仿佛听到了沙场决战时那激励士气的鼓声,又仿佛听到的是一首沉沦生命的哀曲,他的神经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纪空手安详平和的微笑里竟然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疑这是自己心态失衡之后的错觉,当他再一次看去的时候,此刻的纪空手,双眉紧皱,微笑已在其脸上消失。
奇迹真的出现了,或者说,纪空手所受的心脉之伤终于在这一刻发作了。
这无疑是致命之伤,无论如何,这伤痛在这个时候出现,都足以致命。
“哈哈哈……”狄仁终于又笑了,经历了刚才那种绝望的心态,经受了那种恐惧的阵痛,他无法不为自己的起死回生感到欣喜,脸上重新又恢复了得意和自信的笑容。
“你完了,这一次你真的完了。”他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鹿筋弓,以一种非常缓慢的步伐逼迫过去,他也想让纪空手尝一尝那种等待死亡的滋味。
纪空手的脸痛得已然变成了铁青色,嘴唇紧咬,已有一丝血红的液体滑出。心脉之伤如斯霸烈,痛得他只觉得自己置身于一个冰寒彻骨的真空中,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只有那“咚咚咚……”的心跳声,如惊雷般回荡在他的意识之中。
“逃!只有逃亡,才有可能躲过这灾难性的一劫!”纪空手只有一个念头。
他不想死,一股求生的欲望使他迅速作出了决定。他必须在心脉之伤达到极限之时逃离此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作无谓的挣扎,只是将目光锁定在自己手中的那把刀上。这是他能拼尽余力发出的最后一刀,也是绝境反击的一刀,生死全系于这一刀之上,他不得不慎之又慎。
头在颤动,身子亦在颤动,纪空手的脸上肌肉抽搐得几乎变形,显示着他的内心似乎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但是狄仁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固然有一部分是真实的,更有一部分加入了纪空手的表演天分。
其实纪空手握刀的手一直是稳如磐石,纹丝不动,就像一只盘身吐信的毒蛇,等待着反噬的时机到来……
夕阳西下,山风渐起,一股又一股的寒风穿过河谷呼啸而来,却吹不散这巨岩之上的凛凛杀气。
倦鸟归林,在山林上空盘旋鸣叫,和着密林之中猛兽的嚎叫,构成了原野一道凄寒的风景。
看着微朦的夜色一点一点地渗入空中,纪空手不惊反喜,因为只有暗黑的夜才是逃亡的最佳时机,自己能否成功逃亡,在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自己的身形是否能够掩藏。
随着狄仁步步跟进,纪空手几乎退到了巨岩的边缘。他已不能再退,只是冷冷地横扫了狄仁一眼,道:“如果不是我心脉之伤发作,你本来是杀不了我的,是不是?”
他的语气中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存在,逼得狄仁不得不答:“是的,我杀不了你,也许还会被你所杀,但就算你逃得了我们这一关,也依然改变不了你自己的命运!”
“我不信!”纪空手心中一惊,根本没有想到项羽为了置己于死地,不仅派出了狄仁、步云这两大强手,而且还有高手潜伏于后,伺机而动。他既然决定逃亡,自然与这些不知名的高手极有见面的机会,所谓知己知彼,他当然想从狄仁的口中得到更多的情况。
到了这个时候,狄仁已经觉得项羽的安排有些多余了,也就不介意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告诉给一个即将殒命的死人听。他相信,纪空手就是知道这些也是无用,所以他不怕泄密。
“你可以不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如果你侥幸闯过了我与步云的这一关,半天之后,你就会遇上项文、项武,这两人不仅同属项府十三家将,更是项氏一宗的远房亲戚,其一身武艺曾经得到少主的点拨,排名亦在我与步云之前。”狄仁说到这两人时,神情明显有所收敛,似乎对这两人心有忌惮。
“这么说来,他们的武功应在你们之上了?”纪空手的目光紧锁在狄仁的脸上,只要他稍有浮躁与闪失,就会立马出手。
“是的,这是事实,所以你即使逃过了我们这一关,也很难有活命的机率!”狄仁不自然地笑了笑,谁也不想承认自己的武功比别人差,即使是事实,也是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
“如此说来,我只有认命了。”纪空手微微一笑,仿佛又回得了先前的自信:“你难道不觉得有些奇怪吗?一个将死之人,他的神情还能如此镇定,你就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狄仁眉头一跳,不由紧了紧手中的鹿筋弓,道:“为什么?”脸上的表情就像他不是一个已经掌握了战局的胜者,而更像一个失败者。
“因为他肯定有所依恃!”纪空手一字一句地道,突然脸色一变,眼芒望向狄仁身后,暴喝一声道:“步云,还不动手!”
这一喝几乎让狄仁三魂已去其二,出于本能地回头望去。他不得不看,因为在他们之间,为了权势尔虞我诈,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谁,正是抱着这种将信将疑的心态,他所以回头。
“嗖……”一道刀破虚空的惊响蓦然生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炸响在整个虚空,飞刀如奔马踏云,杀气凛凛,奔向了狄仁脑颈间的大动脉处。

纪空手怎么也没有料到,以项羽的身分地位,竟然会为了一个情字便对只谋一面的情敌下手,这等阴毒狠辣的作风,的确让人感到一种可怕的心寒。
樊哙并不伤感,反而微微一笑道:“流云道真气乃流云斋傲视武林的不传之秘,当世之中,除了项氏宗族子弟中的十数人外,还无人可以练成。当这真气练至六层之后,可以杀人于无形。项羽的心计颇深,为了避嫌,他只是将你的心脉震得断续不定,一旦再受外力,便神仙难救。不过,这一切幸好被刘邦看在眼中,所以并非不可挽回。”
纪空手又惊又喜,惊的是项羽如此待己,冷血无情,比之禽兽犹有不及;喜的是刘邦既说可以挽回,那就肯定会有救命之机。他定了定神,望向樊哙,等待下文。
果然,樊哙道:“由此往北,便是汉中郡。行十天路程,可到上庸城,那里有一家‘药香居’,你只要亮出这个信物,其主人自然会全力施救。”他递上一块亮黝黝的竹牌,牌上除了一个“令”字之外,再无痕迹,显得毫不起眼。
纪空手将信将疑,将之揣入怀中道:“药香居真能治好我这心脉之伤吗?”
樊哙淡淡一笑道:“如果说天下间还有‘药师’神农先生不能治愈的伤病,那么此人就真的是神仙难救了。”
纪空手不再相问,心中暗道:“看来刘大哥绝非寻常之辈,以他此时的声望,若要结识到似神农先生这等奇人只怕不能,惟一的解释,就是他背后拥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而神农先生也定是这股力量中的一支。否则他们一个在沛县,一个在上庸,两地相距何止千里,当初又是如何相识的了?”纪空手本来就觉得刘邦的身世隐密,常有惊人之举,以前碍于交情,倒也不曾问过,但这一刻间他心中的刘邦,无疑披上了一层神秘朦胧的色彩,更让人难以捉摸。
他摇了摇头,将这些疑团尽抛脑后,拱手道:“既是如此,我便先行回船,明日向红颜告别之后,即刻启程前往上庸。”
樊哙拦住他道:“万万不可。” 纪空手眼现诧异道:“樊大哥何出此言?”
樊哙正色道:“项羽此人,既起杀心,必会赶尽杀绝。只要你一天未死,他必派人跟踪于你,一旦得知你往上庸而去,肯定会安排人手狙杀。”
纪空手倒抽了一口冷气,道:“此人行事如此毒辣,真是闻所未闻,我纪空手对天发誓,倘若我侥幸有命生还,今生今世,绝对与他为敌!”
他的言语中自有一股凛然之气,更有一种莫大的毅力与决心!樊哙站在他的身边,自然而然便感到了一股熊熊战意冲空而起,心惊之下,不由寻思道:“有敌如此,只怕项羽从此难于安睡榻上了。”
“还有一句话,不知我当讲不当讲?”樊哙轻叹了一口气道。
在纪空手的印象中,樊哙一向刚猛正直,生性乐观,少有烦恼,似这等闲愁写在脸上,却是纪空手首次得见,不由奇道:“樊大哥有事但讲无妨。”
“大丈夫生于天地,何患无妻?似红颜这等出身名门世家的女子,好虽然好,却绝非良配,这固有贫富之分,门第悬殊作怪,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有项羽在,只怕你为人为己,都必须放下这段情缘。”樊哙忧心忡忡地道。
“樊大哥可否说明白一些?”纪空手是何等聪明之人,当然听出樊哙话中有话,心中一凛,急声问道。
“你若真的喜欢红颜,或许就只有放下这段感情。项羽一旦知道红颜无意于他,以他的性情,得不到的东西,他是宁肯毁灭,亦不愿送人!照此推算,你们此刻尚在楚地,必然会有大祸降临。”樊哙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纪空手知他所言非虚,寻思道:“五音先生虽然声望盖天,却是鞭长莫及,一旦项羽铤而走险,的确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情。罢了,两情相悦,又岂在一朝一暮?我这便去了,日后相逢时,我再向红颜解释。”
他心生感激,一拱手道:“既是如此,事不宜迟,小弟这便告辞。”
樊哙拍拍他的肩道:“保重。”
纪空手深知樊哙的义气,正要把刘邦出卖他的事情告之,但回想起樊哙提到刘邦时的表情,那副崇拜之象溢于言表,因此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抬头看准天象,大步向北而去。
未走几步,樊哙追将上来道:“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倘若内伤痊愈,可去咸阳,那里有人正等着你去助他一臂之力。”
“此人是谁?”纪空手大是莫名。
“韩信,七月初二,他将在赵高举办的‘龙虎会’上现身,切记莫忘!”樊哙说完这句话,人已隐没在茫茫夜色中。
纪空手好生激动,直到这时,他才总算又听到了韩信的消息。
他一路夜行,快步如飞,心头偶有那一丝绞痛出现,却不妨碍他的驭气之术,他一心想早日赶到上庸,除去身上隐患,然后赶往咸阳,相助韩信一臂之力。虽然他不知道刘邦是如何从凤五手中救出韩信的,而韩信又为何会去咸阳,但他从樊哙郑重其事的表情上,似乎预感到未来的艰难。
“红颜,对不起,他日再见,我必会好好待你,请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他心中好生歉疚,无奈中透着一种深深的负罪感。他本不想辜负佳人,只是时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这不由得让他更恨起一个人来。
“项羽,终有一日,你会后悔今生多了我纪空手这个强敌!” △△△△△△△△△
一连数日,纪空手都穿行在大山原野之中,晓伏夜行,避人耳目。他深知以项羽的势力,既然动了杀机,那么危机便会时刻潜伏在自己的左右,任何一点失误,都有可能让他的生命终结。
他每一日晓伏之时,必将身上的玄阳真气运满周天,方才入睡。以玄阳真气的疗伤功能,也丝毫不能对自己的心脉之伤有所帮助,可见项羽的流云道真气的确诡异非常,而那一丝钻心绞痛也在一日一日无形中渐渐加重,一旦病发,将使他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但正是因为这样,反倒激发了他对生命的强烈眷恋,无论是为了红颜,还是韩信,或者就为了项羽,他也要坚强地活下去!有了求生的信念,使得他眼中所见的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放眼望去,远处崇山峻岭,林木葱郁,叠翠层绿,鸟兽出没其中,有一种别样美丽的风景。
转过一道山岭,便听到一阵巨大的哗哗水声,气势礴磅,声震山野,一条宽约十数丈的大河在陡峭的山梁间流过,整条河段险峻非常,悬崖耸峙,森林密布河谷,时有珍禽异兽徜徉漫步。
纪空手心神一荡,完全被眼前壮丽的山水吸引,半天回过神来,不由暗暗叫苦:“这河水如此湍急,岂不断了我的去路?若是折返而行,只怕又得耽误数日时间。”
他沿着陡峭的山壁,顺着巨大的蔓藤而下,缓缓地下到了谷底河边。取石投于水中,只觉水深湍急,绝非人力可以渡过,不由心生茫然。
他寻崖而走,数里之后,河谷蓦然开阔,流水至此由急转缓,水面更是宽了一倍有余,让纪空手心喜的并非是山石绿水透出一种难以名状的神秘美态,让人心旌神摇;而是在两岸之间,多出了一条婴儿臂粗的竹绳,横贯河面,而河边一叶孤舟横斜,顺水打转,却不流走。
“真乃天助我也。”纪空手略一寻思,便知这是两岸山人为了往来方便,自设的一个荒野渡口。他解开缆绳,登船而上,并不操桨横舵,只是手拉竹绳,微一借力,孤舟便离岸荡去。
置身于这等醉人的山水之间,的确是一件让人感到轻松而惬意的事情。在经过了一番夜以继日的长途奔波之后,纪空手心中的紧张渐渐淡化,整个人轻松无比,仿佛真的为这山水而陶醉。
但在他的心里,却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松懈,因为当一个人拥有像项羽这般凶残而极有势力的对手时,往往就意味着拥有更高的死亡机率。而事实上直觉告诉他,危机一直都未曾过去,虽然它至今还未出现,但只是意味着它还没有来,并非意味着它从此不来,这在无形之中给了纪空手一种让人心跳的压力。
敌人一直都未出现,像是庸人自扰,又像是杞人忧天,但纪空手相信自己的判断力,所以他的心头异乎寻常地感到沉重。
对于项羽表现出来的人格缺陷以及那种我行我素的专横霸气,纪空手虽与他只一面之缘,却是深刻领教,永远不会忘却。如果不是他感同身受,亲身经历,他真的难以相信一个人的行事作风竟如同魔鬼行径,或者远胜魔鬼。
他的心中不可抑制地升腾起一股战意,面对如斯强敌,他无畏无惧,反而暗下决心,定要与项羽周旋到底。当他的眼芒缓缓划过对岸的密林时,忽然之间,他的眉心一跳,一种不安的心情油然而升。
“怎么会这样?”纪空手心中一凛,蓦然惊觉,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就如同相信自己的手一样,所以他断定此时此刻,正有一股危机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迫来。
他缓缓地将手摸在了腰间的那把飞刀上,劲力提聚,灵觉开始向虚空渗去……
当他将船一点一点地向河面中心滑去时,这种异样的感觉便愈发清晰。劲力充盈之际,他终于感觉到了那密林之中逸散而出的淡淡杀气。
杀气很淡,如云烟飘渺其间,这显示了杀气的主人是一个当代高手。纪空手略一权衡,推算出以自己现时的功力,虽然可以与之一拼,但是自己的心脉之伤随时可能发作,其凶险程度自是更不待言。
但更让纪空手感到心惊的是,对手绝非只有一人,在自己来路的密林中,更是潜伏了一位敌人。若非自己心中想到项羽心生战意,根本就不能察觉对方的存在。
他紧了紧自己握刀的手,肌肉绷直,双指夹刀,一股冷汗陡然从毛孔中渗出,令他感到了莫大的危机存在。
他仿佛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一个无处借力的真空地带,无助兼且无奈,任由别人来安排自己的命运,完全处于被动。他此时人在江上,随时都可能成为敌人的攻击目标,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来化解这场危机。
他惟有静心以待,以期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最有效的反应。求生的欲望支撑起他的整个战意,蓦然回首间,他浑然无惧。
“呼……”骤风平空刮起,卷起枯叶无数,枝影摇曳间,林梢一分为二,暴然分开,向两边横卷。
“嗖……”风起之时,也是箭出之际,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箭的速度与力道,就如同是一道撕裂乌云的闪电,爆闪在苍竹翠林之间。
一切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此刻的纪空手,人在河面中心,根本没有闪躲的余地。箭在此时发难,无疑把握了最佳的攻击时机。
纪空手没有动,也不敢妄动,他也在等待一个出手的时机。面对能射出惊人一箭的强敌,他绝不敢轻易出手。
他在静心中漫向虚空的灵觉,已经清晰地捕捉到这一箭的方位与速度。面对如此狂烈的箭羽,他此刻的目光根本不起作用,也难以捕捉到这一箭的存在,除了用感觉、用心,才能体会到它在虚空中的整个轨迹。
这的确是如意念般抽象的现象,但却如自己的呼吸般真实地存在于虚空,也许纪空手感觉到的并不是这一箭的本身,而是这一箭泻溢于这段空间的杀气,一种形如狂飙、实如死亡的压力。
“啪……”纪空手睁开了眼睛,却没有看箭的来势,而是落在了自己那充满力度与动感的大手上。
“呼……”手动了,以不可思议的动感之美诠释了整个出刀的动作,然后爆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刀意,划破了整个虚空。
他的飞刀术来自于樊哙,却胜于樊哙,因为这里面不仅包括了他对飞刀的领悟,同时补天石异力亦赋予了飞刀全新的生命与灵动的质感,所以飞刀一出,天地间为之一暗。
“轰……”刀箭各行轨迹,却在虚空中最终交融,迸发出莫大的气劲,激射水浪无数。纪空手终于在最后的一刻间感觉到了箭的来路,以一种骇人的准确度,挡击了对方这必杀的一箭。
是的,他只能挡击,而不可能用人体的速度来躲避这毁灭性的一箭,惟一的办法,就只有用飞刀来格挡。
水浪冲天,震得孤舟摇晃颠簸,几有翻舟之虞。但任由小舟如何晃荡,纪空手的双脚仿如生根在船面上,冷冷地凝视着来箭的方向。
他在等待,等待第二箭的突袭。
但他没有等到他期盼看到的第二箭,就仿佛第一箭的存在只是一个虚幻,那密林之中,又回复到一个宁静的世界。
他一直不动,以一种静止的心态去感悟空间的动感,惟有如此,他才可以沉着应对。
“哈哈哈……”就在他以为对方会一直保持这种静态的时候,林中蓦然爆出一阵冷然大笑,其声之难听,便是鸟兽也不堪忍受,纷纷惊飞逃窜。
纪空手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整个人却不敢松懈半分。敌人既现,但他却不会忘记身后的大敌。
一条人影纵上林梢,展动身形,几个起落间,人便站到了河谷前的一方巨岩上。
来人长得矮胖臃肿,形同冬瓜,但是身形步法极为轻盈,竟然是以轻功见长。纪空手没有看到他的弓与箭,却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了一股浓烈无比的必杀之气。
刚才的结果显然出乎了来人的意料之外,所以他密布战意的脸上依然掩饰不了那种难以置信的诧异,眼中除了杀气,还有欣赏与惊讶之意,似乎根本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能破去自己最为得意的一箭。
“你就是纪空手?”来人的语气低沉而冷漠,并不因他欣赏纪空手而改变他的杀气。
“你应该清楚,否则你也不会射出这必杀的一箭了。”纪空手毫不客气地道。
“你很直接,我喜欢你这样的性格。”来人笑了,只是笑得有些冷:“但是你不该犯下错误,一个不可弥补的大错,谁若得罪了我们的少主,就意味着他的生命已不再延续下去!”
“你是谁?”纪空手笑了笑,觉得对方的话虽然可笑,却在荒诞中说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强权社会中,强者永远可以支配别人的命运。
“我本不想说,怕你死了之后的亡灵会来找我,但是看在你能挡住我的‘无常箭’的份上,我告诉你,我叫狄仁,是流云斋的十三家将之一,而且我的‘无常箭’向来是一发七响,还有六箭,希望你能接下。”他的嘴上不无傲意,似乎当世之中,能够接下他“无常七箭”的人并不多见,所以他相信纪空手也未必能行。
纪空手心中一凛,这才知晓这个矮冬瓜虽然其貌不扬,却是当世有名的几大神射手之一,以气驭箭,霸力四射。无常之箭,确可索人性命于瞬间,这狄仁能够名扬天下,的确是名不虚传,有真正慑人的绝活。
“狄仁?你的确是我的敌人。”纪空手缓缓说道。
他的左手拉住竹绳,依然一点一点地向对岸移动,而右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一刻都没有松懈。
“站住,不要动!”狄仁大呼一声,双手一动,手中竟然多出了一把精致的鹿筋弓,六支寒光凛凛的箭矢同在弦上,使得空气为之一紧,笼罩在一片肃杀之中。
纪空手浑然不惧,犹如未闻,依然我行我素,步步进逼。他不能停在舟面上,必须人到对岸,否则难以摆脱背腹受敌的险境。
而使纪空手略感诧异的是,其背后的敌人即使在狄仁出手时也丝毫不见动静,他在干什么?抑或他是在等待什么?纪空手已无心去想,随着他与狄仁相距的空间逐渐缩短,空气中的压力愈发增强,相互间都感到了来自对方身上的惊人压力。
狄仁似乎为纪空手的无畏感到心惊,虽然他知道对方已受心脉之伤,但是纪空手脸上那漫不经心的气质与毫无恐惧的神态依然让他感到了一种强势的压迫,就像是一潭平静的深水,宁静而悠远,永远无法揣度它的深度。
这是一种气势,一种任何人都无法压制的气势,即使是身经百战的狄仁,也感到了一种心灵深处的悸动。
他不再等待,不想在毫无作为中等待,他的手臂绷得笔直,肌肉颤动中,杀机狂炽,如一头从高山扑落的猛禽,而纪空手就仿如他利爪之下的猎物。
纪空手还是一点一点地拉着竹绳,一点一点地向岸上靠去。水波不兴下,孤舟距岸已只有数丈距离,就在这时,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非常平和的一个微笑,却让狄仁有一种心惊的感觉。的确是这样的,当一个人身有心脉之伤,又要面对强敌时,他毫不沮丧,还能够笑,那么这种姿态确实是应该让人感到心惊。
狄仁的手紧拉弦心,弓成满月之势,却久悬空中,仿如定格一般。虽然他的杀气够猛,杀机够烈,可是他却感到了一种无助的虚弱,似是面对着一座横亘眼前的山梁,无法找到一个最佳的攻击时机。事实上,纪空手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合理,守中有攻,随时都可能在对手出手的刹那发出最为残酷而狂野的反击。是以,狄仁不敢妄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纪空手逼近。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